本站域名:http://www.aqdsw.cn/ 今天是:  |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安庆党史网 >> 资讯中心 >> 党史研究 >> 地方党史 >> 正文
 
普通文章安庆市首批领导干部党史教育基地巡礼(一)
普通文章安庆市首批领导干部党史教育基地巡礼(二)
普通文章安庆市首批领导干部党史教育基地巡礼(三)
普通文章三十载春风化雨  千秋业再谱新篇
普通文章盘点安庆革命珍典
普通文章安庆与辛亥革命
普通文章枞阳县三十年党史工作综述
普通文章怀宁县党史部门成立30周年工作综述
普通文章为党修史   资政育人
普通文章30  年  综  述
普通文章宿松党史工作三十年
普通文章太湖党史研究室30年综述
普通文章望江县党史工作概况
普通文章岳西县党史工作
普通文章安庆古迹遗址简介
普通文章试 论 党 史 文 化
普通文章安庆,感动中国!
普通文章扎实开展遗址普查  全面推进党史工作
普通文章强化宣传造势  构建工作网络
普通文章我所经历的点滴党史工作
安庆与辛亥革命
点击数:7516    更新时间:2013-9-11 14:10:04

辛亥革命是一场伟大的革命,是中国近代史的起点,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第一步,在辛亥革命的急风暴雨中,诞生的中国的两大主流政党,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国民党,两党既联合又斗争,演译了一幕幕光彩夺目而又悲状的画卷,把苦难深重的中华民族一步步引向了伟大的复兴之路。

安徽的辛亥革命,应该从1907年起始,从安庆起始,从安徽巡警学堂起义始。1907年7月6日上午,在百花亭安徽巡警学堂,徐锡麟扣动扳机,把安徽最高行政长官恩铭,送上了九泉之路。“恩抚待我,我知之,然私惠也。我之刺彼,乃天下之公愤也。”从这个角度,徐锡麟与恩铭的对立,是两种观念的对立。在这场对立中,恩铭不是“恩铭”,是 清廷的化身。作为光复会成员,徐锡麟组织安徽巡警学堂起义,也是会党起义第一枪。徐锡麟成功刺杀安徽巡抚恩铭,对清廷震动非常巨大。有史学家归纳为三点:一,“革命军不足畏,惟暗杀实可怕”,朝廷官员真切感受到生命面临革命的威胁;二,传统笼络士子模式已经失效,人心涣散,大势已去,朝廷内部出现反改革逆流;三,“革命”倒逼“改良”,推进或逼迫体制内的改革进程。

安徽安庆的革命力量,起自1903年,在1907年前后形成高峰,主要包括三个方面,分别为:以陈独秀为代表的本土精英,以倪映典为代表的新军新锐,以徐锡麟为代表的光复群雄。

本土精英起于1905年,核心平台为岳王会。这年夏天,陈独秀放弃《安徽俗话报》,与柏文蔚一行,经怀远、蚌埠等地,最后抵达寿州。皖南皖北,志士相聚,最终确定发起成立岳王会。岳王会总会设在芜湖,陈独秀任会长。后吴越谋杀五大臣计划失败,参与密谋的陈独秀信心受挫,潜于芜湖皖江中学任教。岳王会重心移到安庆,常恒芳成为领头人。

新军新锐包括倪映典、熊成基、范传甲等。1904年2月,安徽巡抚招募300名新军,交由武备学堂首届毕业生训练,称安徽武备学堂练军。后赴南京深造的倪映典、熊成基、范传甲等,都是练军成员。1907年再回安庆,分别在新军三十一混成协各部任职。新军新锐密输革命思想於新军,成为安庆最有思想最具活力的革命势力。

光复群雄是以浙江辛亥革命志士为主的外来力量。它起于1906年,领军人物是徐锡麟,其左右臂膀,一是陈伯平,一是马宗汉。光复群雄目标十分明确,就是徐锡麟与秋瑾的约定:皖、浙两地起义同时举行,先夺取江苏、浙江、安徽三省,建府南京,而后再向四周各省发展。不过他们的宗旨,是“光复汉族,还我山河,以身许国,功成身退”。

时隔一年,1908年11月19日,熊成基在城东炮营举事,打响了新军起义的第一枪。后来被史书称之为“马炮营起义”的枪响,也把安徽省城安庆,推到中国近代史一个至关重要的位置。马炮营起义的失败,在于安徽巡抚朱家宝过于老辣,也在于起义准备仓促与局势变异。双方长达近20小时的对垒,虽最终以新军的失败而告终,但起义壮举,为辛亥革命指明了一条武装夺取政权的新路。宣统元年(1909),黄兴受孙中山委托,在香港成立同盟会南方支部,重点工作就是策划新军起义。1911年同盟会中部总会又在上海设立,中心工作,也是联络长江流域的新军。而此期间,各地新军大、小起义始终不断。1928年,中华民国国民ZF下发ZF令,褒彰“熊烈士成基,致力革命,百折不回。于民国纪元前四年冬,首义安庆;嗣因谋刺载洵,事汇捐躯。功在国家,义昭九有。丹忱正气,兴起群伦;缔造共和,允足矜式。”这应该是对安庆马炮营起义最高的赞赏与肯定。

又过3年,1911年10月30日,安庆城头再次响起枪声。从此日起,到“安庆独立”最后尘埃落定,前前后后80余天,各种政治力量变幻上场,王天培、胡万泰,祁耿寰,刘国栋、洪思亮、韩衍、孙毓筠、柏文蔚,等等。不同表演,不同作用,不同结果。经过种种曲折磨难,最终才艰难完成由大清帝国之皖省向中华民国之皖省裂变的过程。这之中,精神领袖是同盟会江淮别部主盟人吴旸谷。安徽变旗当日,他人在武昌乞援。后回安庆,王天培以“副都督”相让,但他认为“东南未定,战事方殷,不能以一身羁留安徽”,坚辞不受。11月11日革命党另起炉灶,众人再推举吴旸谷主政,又遭拒绝。在安徽,吴旸谷是有影响的铁腕人物。凡重大事件,多由他出头露面。也正因为他不可替代的影响作用,最后惨遭黄涣章杀害。

在辛亥革命的历程中,安庆独立是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环,同样,它为推动中国民主革命的进程,起到了积极作用。

台湾邮政曾发行“名人肖像”系列邮票,其中有10套左右为辛亥革命英烈,而江淮志士,又占了近一半,包括专245“吴越”、专256“徐锡麟”、专364“倪映典”,以及专291“熊成基”。这4位英烈,或是从安庆走出去江淮志士,如吴越。或是安庆投身革命,甚至为之捐躯献身者,如徐锡麟、倪映典、熊成基。邮票选题十分严肃,江淮志士能占如此之大比重,可见他们在辛亥革命中所起重要作用。 1907年7月初,光复会首领徐锡麟召集陈伯平、马宗汉、潘缙华、倪映典、薛哲、周家煜等安庆革命党人,在大渡口芦苇荡开会,拟定出了第一次起义的行动办法……在密密匝匝的“青纱帐”里,他们拨开百年迷雾,隔着江南芦苇丛向省城安庆望去,那里人民正处在一片“水深火热”之中:但见那浑噩的江流泥沙拥着沉睡的街衢,湮没了百姓形单影只的身影,那衙门府署和高第门户,犹一张张大嘴,日日吞噬着着“小鱼小虾”。晚清的城市,像一头睡狮,需要有人唤醒!盘根错节的芦苇丛,需要燃一把燎原之火,待春风催生!他们要行动了!要行动就得有思想纲领。也就在这年年初,秋瑾来安庆与徐锡麟会商“皖浙起义事”,她带来了孙中山和同盟会的理想大纲“驱逐鞑虏,恢复中华,建立民国,平均地权”———民族、民权、民生成了安庆革命党人武装起义的指导思想。

其时,中国的思想界流行四种思潮:资产阶级民主主义、无政府主义、社会主义和国粹主义。革命党人除倡导孙中山的资产阶级民主主义外,国粹主义在青年知识分子当中也有相当市场。国粹派领军人物章太炎力挺古代思想文化,不遗余力地宣扬明末清初的反清志士,像顾炎武、黄宗羲、王船山、全祖望、吕留良等,他们在日本刻意搜集明末遗民宣扬满人残暴行径的文字,如《扬州十日》、《嘉定屠城记》等抄印出来,传向国内,希望使“忘却”的旧恨复活,以助革命成功。历史学家评论说,国粹主义对孙中山民族主义的广泛传播,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这些思潮在吴越(一作“吴樾”)、徐锡麟、宋玉琳(早先史料亦作“宋豫琳”,并称“玉”为“豫”之误也———作者注)、石德宽、程良等安庆先烈的义举中得以演化成具体行为,也在熊成基革命宗旨里得到印证:推到野蛮专制之ZF,重行(新)组织新ZF,俾我同胞永享共和之幸福,以洗涤我祖国历史上莫大耻辱。革命党人也有自己的说法:“以革命为己任,虽倾家弃产,得尽国民分子之责任,为吾所愿也……故与去岁正月置身军队,以铁血主义为雪耻计”;“然我死之后,以我们党人血来染你的红顶子,恐为天理所不容”;“(我们)乃欲借军队之势力,以图恢复(中华)”(1908年5月1日新加坡《中兴日报》)

  
“国魂不死”张汇滔

作为不可多得的辛亥名杰张汇滔陵园在“文革”期间遭破坏,后被彻底拆除。如今开工复建的张汇滔陵园位于安庆市城西狮子山公园内。在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之际,仍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张汇滔,字孟介。1882年出生于安徽寿县西乡涧沟集张大郢孜,16岁便以“习文不如学剑”为誓,投笔从戎,只身离家徒步赴安庆,入伍安徽武备学堂。在这所“多两淮英迈之士”的军校里,张汇滔接触了大批热血青年。1903年,结识了由日本留学返乡的陈独秀,并与同乡好友柏文蔚等人遍游皖北,倡言革命;住安庆藏书楼成立召开了“安徽爱国会”,后被史学家称为“清末叶安徽革命运动之发端”。1905年,张汇滔尔渡扶桑,自己将原名张维环改为张汇滔,其含义是:汇入革命之大潮,掀起反清之洪滔。留学东京警监学校,结识了黄兴、宋教仁、陈其美、李烈钧、廖仲恺、秋瑾、徐锡麟、陈天华等人,首批参加中国同盟会成为职业革命家,团结在孙中山先生的旗帜下。1907年初回国,参与谋刺两江总督端方失利,潜回寿州成立“信义会”。1908年11月与熊成基、范传甲等发动和领导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利用新军士兵发动的安庆马炮营起义”。1911年11月4日张汇滔任淮上军总司令,在寿州发动起义,先后光复蚌埠、怀远、凤阳、颍州等二十三个州县,促成安徽独立。

1911年12月2日,江浙联军攻克南京,张勋惶惶然弃城乘车北逃。张汇滔得知这一重要情报后,即命令淮上军于蚌埠阻击。淮上健儿打张勋一役,堪称是安徽辛亥革命的壮举。当年淮上军阻击张勋的主战场位于安徽蚌埠市中心的小南山。淮上军在这次阻击战中牺牲八十八人。

“二次革命”失败后,孙中山、张汇滔、陈其美等人流亡日本。1913年10月,张汇滔、陈其美、田桐等23人在东京由孙中山先生亲自主盟加入中华革命党。1914年10月12日,孙中山委任张汇滔为中华革命党安徽支部长、中华革命军江北皖北司令长官。1916年5月18日,陈其美在上海遇刺殉国。孙中山任命张汇滔主持上海军事,日夕操劳。1917年随孙中山先生南下广州成立军ZF,任中华民国大元帅府参军。1919年10月10日,中华革命党改组为中国国民党,张汇滔负责整饬沿江七省党务。1920年1月29日19时,张汇滔被刺客暗杀于上海法租界维而蒙路(今普安路)国恩寺附近,身中四弹,穴胸洞腹。上海广慈医院主治的德国医生见孙中山这样悲恸,禁不住问:“孙博士,他是谁?”孙中山抖动着嘴唇答了一句:“一位革命家。”延至第三天(31日)上午9时,这位被孙中山称作"革命家"的孟介终因伤重不治去世了,年仅38岁。上海的《申报》、《民国日报》等各大报刊都竞相报道了这一事件。人们这才知道他是张汇滔。孙中山悲不自胜,泣不可抑,题写张汇滔挽额:“国魂不死”,并嘱廖仲恺等中国国民党元老:“张汇滔烈士丧葬援宋教仁、陈其美例优治。”章太炎所赠挽联:“钝初之死可无伤,克强之死可无恨,英士之死可无惨,闻道斯得道,求仁斯得仁,肝胆有书生,凭孤郡抗顽胡,大器推尊颜太守。金陵共事见厥智,淮上共事见厥勇,汉皋共事见厥仁,惟我能识君,亦君能识我,男儿尚意气,观数奇知骨梗,穷途痛哭李将军。”宋庆龄在追悼仪式上,紧挽住张夫人陈月华的胳膊,并关爱地抚摸烈士子女,嘱他们继承父志。1934年,国民政府、中国国民党遵照孙中山先生的指示,以国葬规格葬张汇滔于安庆北门外南庄岭之阳。

辛亥革命中仁人志士都在为了中国的民主和自由而奋斗。这一变革,也带动了整个中国思潮的进步与改变,成为一个不可阻挡的时代进步。人们不应忘记历史,要缅怀先辈的历史功勋,继承和发扬爱国主义精神,为促进祖国统一大业做贡献。

安庆在辛亥革命中的事件和人物有:

一、岳王会

岳王会成立于1905年7、8月间,地址设在芜湖安徽公学。由陈仲甫、柏文蔚联合学生中的先进分子常恒芳(字藩侯)、宋少侠、杨端甫、盛汰顽等组成。芜湖设总会,陈仲甫任总会长,南京、安庆设两个分部,由柏文蔚、常恒芳任分部长。岳王会的出现,标志着安徽的革命活动进入一个新的阶段。

二、安庆巡警学堂起义

在清末已经有“宪政”改革的想法,其中很多内容就是学习西方。安徽巡警学堂也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开办的,主要给全省各地的警察局,培养输送具有现代意义上警察人才。徐锡麟(1873-1907),字伯荪,浙江绍兴人。1904年于上海加入光复会,1905年冬,赴日本学习军事。1906年春回国不被任命为安徽陆军小学堂会办。不过,就这个小小的官衔, 还是“捐”来的。当时,腐朽的清政府居然通过卖官增加收入,而一心想颠覆清政府的徐锡麟则看到了机会,他希望通过“买官”的方式,打入清政府内部。这种做法无疑是最快捷的。1906年从日本回国的徐锡麟被分发到安徽,凭着捐来的“道员”身份,开始为安徽陆军小学堂会办,后得到安徽巡抚恩铭的信任,直接提升他为巡警处会办兼巡警学堂会办。这更加方便了徐锡麟向学生灌输新思想。当然,恩铭可能做梦也没想到,徐锡麟心中最大的敌人就是他。据史料记载,安庆起义前,曾有会党成员叛变,并向恩铭提供起义人员别号,但恩铭却将这份名单交给了徐锡麟处理。而这个名单上就有徐锡麟的别号“光汉子”。 于是,历史上终于发生了令人感喟的一幕:经过多方准备,1907年7月6日,在安徽巡警学堂的毕业典礼上,徐锡麟直接朝一向赏识自己的恩铭开枪,发动安庆起义。安徽巡抚恩铭,不治身亡。后起义学生攻占安庆军械所,意夺枪械未过。不过,由于最后军事器械不足,再加上外援又无法接应,当天傍晚,起义失败。陈伯平中弹身亡,徐锡麟、马宗汉与学生40余人被捕。7月7日徐锡麟被押至安庆东辕外剖心而死;8月22日马宗汉亦在安庆监狱门口被杀害。当时,徐锡麟仅34岁。其遗体安葬于安庆北门外之马山。民国元年(1912年)迁葬于浙江杭州西湖畔。

三、 安庆马炮营起义

1908年11月19日夜,熊成基、范传甲等趁清政府在太湖举行新军秋操,安庆城内清军兵力空虚之际,发动驻在王虹门的马营(骑兵营)和驻在东门外的炮兵营,举火为号,同时起义。夺取菱湖嘴弹药库,会同北门外测绘学堂的步兵营围攻安庆城。因预定为内应的驻在北城脚百花亭内的步营队官薛哲犹豫,未能及时打开城门接应,致使巡抚朱家宝加强了城防。起义军苦战一昼夜后撤退,熊成基率军退至合肥,后只身逃往日本,残余部队散去,马炮营起义宣告失败。马炮营起义,"启武汉之先声",是辛亥革命威武雄壮的前奏曲。

“功在国家,义昭九有。丹忱正气,兴起群伦;缔造共和,允足矜式。”这应该是对安庆马炮营起义最高的赞赏与肯定。

在安庆爆发的这两次起义——徐锡麟起义和马炮营起义在辛亥革命史上具有重要的意义。它打击了清政府在安徽地区的统治,向安徽人民宣扬了民主主义思想。同时也体现了安徽人民不屈不挠的革命斗志,和对美好新社会的无限期盼。

在安庆迎江寺西,坐落着一座纪念专祠。当地人都知道,这是为纪念领导安庆马炮营起义的烈士熊成基、范传甲而专设的祠堂,至今已有百年历史。这也是目前国内惟一的辛亥革命纪念专祠。经过几个月的内外修葺,今年10月,熊范二烈士专祠已重放光彩。

四、安庆庆辛亥革命九烈士墓

1912年,辛亥革命胜利后的第二年,著名革命党人、时任安徽都督的柏文蔚,奉令在安庆西门外位于鸭儿塘东面的平山头(今五中校园北面)着手修建辛亥革命九烈士墓。

这九名烈士分别为:吴越、范传甲、薛哲、张劲夫、周正峰、李朝栋、胡文彬、张星五、刘志贤。

吴越,安徽桐城县高店人(今桐城市人)。1901年吴越考入保定高等学堂,开始走上民主革命的道路,成为光复会会员。1905年,清政府派戴泽、端方、邵英、戴鸿慈、徐世昌五大臣,分赴东西两国考察宪政。吴越得到消息后,携带炸弹,于五大臣出国的当天早晨,在火车站引爆炸弹。不幸的是,五大臣中只有两人受轻伤,29岁的吴越却在爆炸中牺牲。1912年他的胞弟吴楚将他的灵柩由北京运回安庆。葬在西门烈士墓,孙中山先生还亲自撰写祭文。1929年安庆当时最繁华的街道被命名为吴越街,以示纪念。其他八位烈士都是在1908年11月参加由熊成基领导的马炮营起义失败后,英勇就义的。

自此,这九位为推翻封建腐朽的清政府而献出了自己年轻宝贵生命的革命志士,就长眠在当时的安徽省政治中心,也是他们发动起义,并为之献身的城市———安庆城西的山上。

安庆是辛亥革命时期的重要城市,其时,在安庆上演的一幕幕革命党人置生死于度外,前仆后继的反清壮举,是安庆历史的辉煌一页,是值得安庆人崇敬、怀念和引以为荣耀的。

五、安徽烈士长眠黄花岗

大家都知道广州起义的黄花岗72烈士,但很少有人知道这里面有安徽人。

00年前,在广州起义牺牲的黄花岗72烈士中,有三位是安徽籍人士,他们是:宋玉琳、程良、石德宽。后来为了纪念这三位烈士,安庆的三条道路分别以这三位烈士的名字命名,这些路名也一直沿用至今。

1.宋玉琳(1880~1911)与玉琳路

宋玉琳,安徽怀远人。一名豫琳,字建侯。曾入安庆新军,充某标秘书。

1908年(光绪三十四年)参加熊成基领导的安庆起义,失败后逃亡。

1910年(宣统二年)复返安庆,谋起义不果,入高等巡警分校肄业。

1911年春赴广州参加黄花岗起义,与饶辅廷负责制办粮饷。4月27日起义发动,随黄兴攻入总督衙门。旋至华宁里,弹尽被捕,慷慨就义。

2.石德宽(1885~1911年)与 德宽路

石德宽,安徽寿县人,黄花岗72烈士之一。1907年,他东渡日本, 就读于同文书院, 不久加入同盟会, 是年龄最小的会员。1908年秋,受命回国至安庆,按照孙中山先生指示,参加新军,联络军队,参加反清组织“岳王会”。11月19日, 发动了“我国第一个依靠拳军士兵来发动” 的马炮营起义。1911年2月,石德宽经香港去广州,参加由黄兴等领导的黄花岗起义,不幸牺牲,年仅26岁,遗体安葬于黄花岗.民国初年,安徽为纪念这位开国元勋,把安庆门外的一条街命名为“德宽路”。

3.程良与程良路

程良,性  别:男 民  族:汉族 籍  贯:安徽怀远 出生年月:1884年

牺牲日期:1911年04月27日1905年加入同盟会,在南京任赵声部属正目。1907年随赵声奔赴广东,任新军二标下级军官。1908年返回安徽,于11月参加熊成基、范传甲领导的安庆新军马炮营起义,失败后逃亡。1911年初至广州,随宋玉琳在马鞍街设立机关部,并往返于香港、广州之间,专事密传讯息与机宜,积极准备广州起义。4月27日起义爆发,他与宋玉琳等随同黄兴所部攻打两广督署,攻进督署后,转战至华宁里,终因弹尽力竭被捕,从容就义。为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之一。

六、辛亥革命前后的陈独秀

在中国,要进行变革“必须改变人的思想,要改变思想须办杂志。”(陈独秀语)20世纪初,中华民族灾难深重,民不聊生。青年陈独秀一腔热血,自觉融入到反帝反封建的历史洪流中。

陈独秀(1879-1942年)

1899年陈独秀在回安庆吊唁省亲后便去了日本。在日本,他参加了留日爱国学生组织的励志社,从而对组织的作用有了深刻的认识。1902年春,陈独秀由日本返回安庆,与柏文蔚等人组织安徽青年励志社,传播新思想,鼓吹反清革命,被清朝政府密令辑捕,不得已再度赴日。

1903年,陈独秀回国便与好友潘赞化、房秩五等人在安庆藏书楼发起演说会。会上,陈独秀慷慨激昂的拒俄爱国演说,引起与会者共鸣。几年后陈独秀在《我之爱国主义》一文中,阐述了每一个爱国者都必须遵守的“六字格言”即“勤、俭、廉、洁、诚、信”,以求国民性质改善。

1904年,陈独秀再度回到安庆,又与经常一道“纵论时事”的密友房秩五、吴守一共同创办《安徽俗话报》。编辑部设在安庆,印刷机构则设在芜湖。《安徽俗话报》自创办到停刊,虽然为时不到两年,但在那风雨如磬的黑暗岁月里,可贵地发出了反帝反封建的呐喊声!蔡元培评论该报是:“表面普及常识,暗中鼓吹革命”。

1905年,陈独秀在安庆曾与赵伯先、吴樾(吴樾是近代民主革命烈士)密谋在北京车站谋炸出洋考察宪政五大臣。

在芜湖,陈独秀组织了秘密革命组织岳王会,自任会长,并在安庆成立分会。陈独秀后与柏文蔚一起返回安庆,协助制定安徽讨袁大计,并起草安徽独立宣言。可惜的是安徽讨袁军很快就失败了,军阀倪嗣冲一进安庆,便抄了陈独秀的家,并发通告缉拿陈独秀。陈独秀只得潜往上海。自此之后,陈独秀一直投身于革命事业,再也没回过家乡。

上个世纪初,年轻的陈独秀自觉地将自己的命运与国家的命运捆在一起。把革命思想变成革命行动。由此可见,他后来成为五四运动的领军人物,就不足为奇了。

七、安徽光复

1911年10月31日安庆革命党人吴旸谷等率标炮营向省城进攻,11月8日,咨议局宣布安徽独立,推举朱家宝为都督,王天培为副都督。11月13日顾英率兵围攻都督府,朱家宝出逃。11月4日淮上革命军在张汇滔、袁声家、张纶、王庆云等的率领下占领寿州城,后相继攻克凤阳、蚌埠、舒城、六安、霍邱、颖上等地,光复了皖北绝大部分地区。11月9日庐州(合肥)、芜湖宣布独立,分别成立军政府。11月25、26日徽州全郡、繁昌、太平全府先后光复。至此,安徽全省除亳州一隅,均告光复。11月8日成立皖省维持统一机关处,12月2日临时参事会选举孙毓筠为都督,1912年1月2日孙毓筠就职,正式成立皖省军政府。1912年4月孙毓筠请辞,5月3日柏文蔚至安庆接任,7月1日正式宣誓就职,组建都督府。

1911年,安庆独立前后80余天,虽波波折折,虽起起伏伏,但在辛亥革命的历程中,也是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环,同样,它为推动中国民主革命的进程,起到了积极作用。

二次革命在安徽。 1912年3月10日,袁世凯在北京就任临时大总统,窃取了辛亥革命的果实,开始了北洋军阀对中国的统治。为了反对袁世凯企图建立独裁统治的罪恶阴谋,安徽都督柏文蔚、江西都督李烈钧、广西都督胡汉民等革命党人奋袂而起,掀起了二次革命。最后安徽的讨袁革命完全失败。

八、安庆市狮子山公园,张汇滔将迁葬这里。

张汇滔,辛亥革命元老、民主革命先驱、孙中山先生的得力助手、中国国民党创始人之一,曾参加过皖浙起义、马炮营起义、黄花岗起义、讨袁革命的辛亥革命元老。特别是辛亥革命爆发后,张汇滔发动寿州起义,率领近三万淮上军东征西战,短短一个多月里,先后光复江北的大部分皖域,为安徽从清政府统治下独立奠下基石。

自1920年遇刺身亡后,陵墓几经破坏,曾一度无处安葬。如今在安庆市狮子山公园,一座新的陵园正在修建,预计今年10月1日前完工,张汇滔将迁葬这里。

九、安庆市大观亭小学发现辛亥革命纪念碑

10月18日安庆市博物馆考古工作人员在热心市民帮助下,在大观亭小学发现一块民国年间的(1913年)纪念碑,是为纪念辛亥革命烈士所竖。

据了解,该碑长4米宽40厘米厚40厘米,为汉白玉材质。据大观亭小学校长介绍,、该碑发现于学校东边墙体中,出土时由于机械挖掘搬运断裂成三块,碑上刻有隶书“北伐将才雄,听军前战鼓,头掷身歼,热血溅销胡羯运”,落款为楷书“民国二年仲春”。该纪念碑发现区域为大观亭旧址,辛亥革命胜利后,民国政府曾在大观亭区域内建有皖江九烈士墓、徐锡麟纪念楼等辛亥革命纪念建筑,此碑应是民国政府为纪念辛亥革命烈士所竖的纪念碑。作为辛亥革命纪念碑刻,此碑体量之大在安庆实属首次,在全国也不多见。这一碑刻的发现,为研究安庆在中国辛亥革命历史上曾经发挥过的重要作用提供了有力的实物资料,弥足珍贵

  
在辛亥革命中,涌现出一批安庆志士,他们的事迹可歌可泣。在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之际,特将他们的丰功伟绩辑录如下,以飨读者。

吴芝瑛

吴芝瑛(1868-1934),字紫英,晚号万柳夫人,桐城南乡高甸(今枞阳县会宫乡老桥村)人。她与秋瑾相识,并结为异性姐妹。秋瑾东渡日本留学,吴芝瑛帮助筹措旅费。秋瑾从日本回国,到上海曹家渡小万柳堂访吴芝瑛,席间秋瑾拔刀起舞,歌声悲壮,吴芝瑛命女以风琴伴奏。秋瑾被害,吴芝瑛冒着生命危险,葬秋瑾于杭州西泠桥堍,还在报纸上发表纪念秋瑾的文章。清都察御史劾奏她与秋瑾同堂,欲罗织罪名加以严惩,后经多方营救才得以幸免。

辛亥革命中,上海组成民军,吴芝瑛慷慨捐资助饷,并致书上海女子北伐队司令陈也月请缨。袁世凯谋求帝制,吴芝瑛不顾自己与袁氏为亲家关系,投入反袁斗争。

史恕卿(1869-1942),名推恩,号大化,桐城南乡(今枞阳县安风乡史家湾庄)人。

辛亥革命前,他受革命形势鼓舞,赴安庆联络革命党人,加入同盟会,开展起义活动。1908年,熊成基、范传甲领导的马炮营起义失败后,清ZF大肆搜捕革命党人,迫于形势,他折回桐城。

1911年10月,武昌起义成功,他再赴安庆,与韩衍等创立青年军,这个组织的成员,都是富有革命性的青年学生。后来黄焕章部洗劫安庆,局势混乱,得力于青年军维持社会秩序。同年12月,皖省军ZF成立,任命他为财政司长。

1913年讨袁失败后,他寄居安庆,暗中与孙中山的中华革命党取得联系,继续进行革命活动。在此期间,他两次被军阀倪嗣冲逮捕,幸经友人相救,始得脱险。

李光炯(1870-1941),名德膏,晚号晦庐老人,桐城南乡(今属枞阳县)人。李光炯在湘讲学时,与无为人卢光浩共同创办了安徽旅湘公学,待其略具规模,即迁回芜湖,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安徽公学。当时,一大批革命志士云集于此,他们以学校为活动据点,借讲坛畅言革命,与各地革命组织交流信息,互相声援。身为公学校长的李光炯,亲自登坛授课,指导青年阅读进步书刊,宣传民主革命思想。同时,他还与柏文蔚等歃血为盟,加入地下革命组织。后来相继发生的徐锡麟刺杀皖抚恩铭、熊成基起义等一系列壮举,其策源地实为安徽公学。而暗中推动者,李光炯之力尤多。

辛亥革命后,孙毓筠督皖,邀李光炯为都督府秘书长。当时,皖省南北军对峙,李光炯喻之以理,终使群枭归服,皖省始成统一。

袁世凯欲谋帝制,慕其名,屡招为辅,并馈200银元,李光炯坚辞不受。

文章录入:Admin01    责任编辑:Admin01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Copyright© 2013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SGH   备案号:皖ICP备13009804号-1
    中共安庆市委党史研究室 版权所有 地址:安庆市菱湖北路三十号 邮编:246003 技术支持:麒麟数码

    皖公网安备 340811020001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