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域名:http://www.aqdsw.cn/ 今天是:  |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安庆党史网 >> 资讯中心 >> 党史资料 >> 红色印记 >> 正文
 
普通文章安徽第一个城市党组织——中共安庆支部
普通文章安徽第一个社会主义青年团——安庆社会主义青年团
普通文章中共安大支部活动遗址
普通文章任弼时狱中斗争
普通文章安庆东郊第一个地下党支部
普通文章中共桐怀潜县委、桐怀边区政府
普通文章中共安徽地委
普通文章中共怀宁县临委
普通文章陈延年、陈乔年纪事
普通文章中共孔城支部
普通文章欧家岭暴动
普通文章怀宁县陈独秀史料馆
普通文章陈延年:中国少年共产党创建者之一
普通文章请水寨暴动
普通文章红二十五军军部旧址
普通文章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十八军重建会议旧址
普通文章红军中央独立第二师司令部
普通文章包家河暴动
普通文章二十八军军政旧址
普通文章潜山五庙党小组
谢蔚明:从陈瑶湖私塾生到全国知名报人
点击数:325    更新时间:2018-1-3 8:01:03

    少年失怙学徒期间不忘自学
  谢蔚明,1917年出生在今陈瑶湖镇水圩村。据清.光绪三十二年重修的谢氏宗谱记载:水圩谢氏系旧桐诚东乡望族。其先祖来自徽洲(地名,即黄山市一带)。到了宋朝时四十世祖仁溥公迁桐城之高蹊里。最早迁居水圩的是明朝宣德年间的五十世祖庸公。迄今已五、六百年矣。水二谢氏祠堂还保留一块“怀远将军”的牌匾,指的是水圩谢氏四十六世祖克明公。据了解,水圩的得名一说是谢氏一位先祖叫谢水围。另一说是水圩四面被水围困,彼时的水圩村前村后是东西宽十余公里、南北长约二十公里的陈瑶湖。解放后,围湖造田,只余3万亩。
  水圩所在的旧桐城东乡一带,至今还流传着这样一句话:穷不丢书、富不丢猪。不仅如此,这一带还有尚武之风,清咸丰年间的水圩人谢依俊能够单手托石磨作茶盘给客人端水,后列“三十六名教”之一。谢蔚明家境较差,但他的父母仍把他送到私塾。不幸的是,到他十四岁时,便遭到丧母之痛,因家贫而辍学,经人介绍,到附近江心洲大通和悦洲舒复兴布店当学徒谋生。次年,他的父亲又不幸去世。年少失怙,谢蔚明没有沉沦,反而更加自强不息。当时,布店收购了大量《申报》、《新闻报》当包装纸,他对这些报纸视之如珍宝,如饥似渴地阅读这些旧报纸上的副刊作品,并开始学习写作,尝试向报刊投稿。
  投身军营参加南京保卫战
  谢蔚明的表兄徐良复,在武汉任亚细亚油栈“华人总管”,也就是买办,他好不容易替谢蔚明弄到了一份看管仓库的工作,月薪16元大洋,可谓不低。但是,“1937年,‘七七’芦沟桥事变,我订的《武汉日报》送来,我一边看报,一边流下热泪,还捏起拳头捶打桌子。我痛恨日本鬼子侵略,又为中国军队奋起而激动。强烈的爱和恨的感情交织在一起,使我决心把青春、热血献给抗战。”(《蔚明先生自传》)他毅然舍弃了好不容易得到的不错的工作,同年九月,考取教导总队(即黄埔军校16期),当上一名上等兵,开始军旅生活,参加了南京保卫战。
  谢蔚明在《亦忧亦喜话平生》中写道:“城破之日,奉命突围,先后从下关、八卦洲鲜血染红的江面和浮尸中,在敌舰监视下突围逃生。”他在2000年写成的《我所亲历的南京大屠杀》一文中,对当时的描述更加详细:“‘八一三’淞沪抗战揭开全面抗战序幕。一个月后,我带着抗日救亡的激情走上东战场,在南京教导总队入伍,当上一名新兵,时年20岁。我所在的连队担任南京太平门到中山门一线防务,士气高昂,下定决心要与阵地共存亡。不料12月12日夜晚,突然奉命撤出防区,从和平门城头缒城下到城外。一墙之隔,改变了人际关系,在城内,军纪严明的战斗集体,一到城外,变成一盘散沙,谁也顾不得谁。我成了失群的孤雁随着人流涌向下关江边。天色微明,拥塞在下关数不清的官兵,万头攒动。我碰上连队一伙伴,彼此合作找来一些木料,绑成木筏,放流大江,目的地是北岸浦口。我们错把八卦洲当成浦口,刚刚放弃木筏上岸,猛然机关枪声大作,枪弹当头掠过。原来是一艘日本军舰飞速开来,一边航行一边开动机枪,我身旁的士兵下巴中弹流血不止……”
  谢蔚明在八卦洲上躲避了数天,无法脱身。而且,日军已经发现了八卦洲上藏有大量中国官兵,派军舰严密监视江面,每到夜晚,敌舰就启动探照灯,一旦发现有人偷渡,就用机抢扫射,中弹而亡者惨不忍睹。
  一天夜晚,大雾弥天。谢蔚明忽然发现一条民船停在江边,船上坐着二三十个军人,因人多船搁浅在岸边开不动。船上军人要他把船推动,作为上船的条件。他不顾寒夜水冷推船,等到江水浸到颈脖子,船动了。船上的人将他拉上船,老船夫摇动双桨驶向江心,最紧张的是穿越敌舰封锁线。一夜江风,谢蔚明浑身湿透。但他愣是挺住了,后来也没有生病,他说,这与小时候习武的底子和当时年轻分不开。天亮时分,他踏上苏皖两省交界的土地,就这样奇迹般地脱险了。他后来听说,日本侵略者登上八卦洲烧杀掠夺,所有被俘军人在江边站队,用机抢扫射,然后沉尸江中。

    改行成战地记者参加对日战犯审判
  1940年,他在重庆国民党中央训练团新闻研究班结业后,任青年通讯社特派记者,后调任重庆《扫荡报》战地特派员。1942年,在湖北恩施任《武汉日报》采访主任、《新湖北日报》通讯室主任,后在湖北松滋创办《新湖北日报》鄂中版,任分社主任。抗战胜利后,任中央社武汉分社采访组长,南京《和平日报》采访部副主任兼《每日晚报》采访部主任。
  1946年,由于工作关系,他参加了对日军战犯的审判。在法庭上,谢蔚明听得最为惊心动魄的,是一位中国士兵的证词。在南京保卫战中城破被俘的5万中国军人,被双手捆绑,押送到燕子矶的低洼地。日军在山地高处的多架机关枪构成火力网,同时扫射,5万人,就这样没了。这位士兵应声倒在别人的尸体下边,由此幸免一难。他这样写道:“平生最大的快事,是1946年有幸参加国防部审判战犯军事法庭,亲眼看到南京大屠杀首开杀戒的日寇师团长谷寿夫出庭受审。回想南京城破之日我死里逃生,险些作了日寇刀下鬼,现在我是法庭记者席上的座上客,目睹谷寿夫接受正义审判,最后押赴雨花台饮弹毙命的可耻下场。由此想起秋瑾烈士感时伤世吟下的‘磨刀有日快恩仇’诗句,我为中国人民战胜日本侵略者昭雪国耻,感到莫大欣慰。”
  驰骋京华交友遍天下
  1949年,谢蔚明任《文汇报》驻京办事处记者。他紧随所谓“能干的女将”浦熙修,驰骋京华,采访新闻,以最快的速度在销量很大的上海《文汇报》上发表。那时,共和国诞生,文化名人云集京华,许多人都是他采访和写作的对象。正如苗子、郁风等人回忆谢蔚明时所说:“当时的《文汇报》驻京办事处,就是许多文化界朋友相识相聚、兴奋地交流国家建设好消息的去处。”
  发配北大荒十九年家乡曾给予接济
  “世事沦桑,变化莫测,反右运动中,我未能幸免。”(谢蔚明著《我与龚之方》)1957年,谢蔚明被划为右派分子,发配到北大荒劳动改造,一去就是19年。当时,由于生活所迫,他的妻子只好把年幼的女儿寄养在亲戚家里,艰难度日,而他自己好象人间蒸发了一样。但家乡是永远的港湾,谢蔚明在北大荒困窘度日期间,曾写信回水圩老家求救。水圩村谢振祥其时在村小任教,看到信后,便告知了自己的老母亲。谢振祥的老母亲冒着风险,亲手做了一双布鞋,买了一些黄烟,并想方设法弄了一些全国通用粮票,寄给了远在北大荒的谢蔚明。后来,谢蔚明的冤案得到平反,统战部门妥善解决了他在祖籍被占用的房屋的问题,他常回到家乡。在谢振祥老先生的印象中,谢蔚明至少回来过三次以上。谢振祥的家中收藏有谢蔚明的两本亲笔签名的著作《那些人那些事》和《杂七杂八集》。前一本是赠给水圩村谢贵田的,落款是“蔚明,时年九十”;后一本是赠给谢振祥的。谢先生逝后,经谢采筏牵线搭桥,其夫人遵其愿望,将包括大批珍本、善本在内的约3200册藏书,无偿赠与安徽省图书馆。据称建专柜保存,也算一个老记者留给故乡后辈的珍贵精神财富。
  这里顺便说一句,谢蔚明一生有过四次婚史,他与现代女作家苏青之女李崇美有过六年婚姻,后李崇美赴美并加入美国国籍,婚姻遂自动结束。谢蔚明后来与自己的表妹结合,并相伴走到最终。
  重操旧业协办《文汇月刊》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谢蔚明平反返沪,而与他同去北大荒的人,大都没能活着回来。
  “所幸大难不死,龚之方(出版与电影界老人)获悉我从北大荒回到北京,1979年5月23日他来信说:‘要否给梅益同志写封信,把你推荐给中新社,希望梅找一找中新社张帆同志。我会给他写信告知你的处境。’事后,苏州的龚之方向张帆推荐了我。”谢蔚明虽好不容易从北大荒回了上海,但尚未落实政策。龚向中新社介绍说:“他叫谢蔚明,过去在上海文汇报驻京办事处工作,能写能编能跑,确是当记者的人才,五七年戴上右派帽子,文化大革命中被捕,目前,上海文汇报未安排他的工作,中新社求才若渴,谢蔚明实是可以罗致的对象,他比我年轻,今年才六十出头。听说社科院梅益同志对他知之甚深。”但不巧中新社张帆正去日本,待一月余回北京处理谢的工作问题,却已过时。而那段时间,适逢文汇报社要办《文汇月刊》(当初叫《文汇增刊》),谢蔚明原本就是文汇报人,便接过了《文汇月刊》副主编一职,一直到1986年。《文汇月刊》诞生于1980年代初,是大型的文艺性综合性杂志,在新时期可谓首创。初创之际,三个人打天下,主编梅朵,60岁,副主编谢蔚明,63岁,责任编辑徐凤吾,58岁。谢蔚明奔波不息,在京沪两地组稿,到各位知名人物家走访,约了许多人,也写了许多人。与现代著名文化人周作人、黄永玉、梅兰芳、郭沫若、唐弢、巴金、夏衍、苏青、梁思成等多有交往。茅盾、叶圣陶、巴金、丁玲、唐弢等名家,均在《文汇月刊》上发表文章,一大批中青年作家也在此亮相,此刊逐渐发行到10万份以上,引起全国读者的极大关注,1990年7月停刊。
  耄耋之年著述不辍
  谢蔚明1988年经上海市新闻高级专业职务资格评审委员会评定为高级记者,1995年被聘为上海市文史馆馆员。他的晚年,生活温馨,著书不辍,著有《老戏剧家王瑶卿及其他》、《康藏公路纪行》、《岁月的风铃》、《杂七杂八集》、《那些人,那些事》等散文集。历经坎坷,其文字却娓娓道来,从容淡定,没有一点浮躁与抱怨。郁风曾说:“谢蔚明,还能够写书出版,那就不止是他的幸运,也是读者的幸运了。”。当代文坛巨匠国画大师黄永玉誉其为“魏晋以来,未见谢家子弟有如此清简者。”

文章录入:Admin01    责任编辑:Admin01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Copyright© 2013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SGH   备案号:皖ICP备13009804号-1
    中共安庆市委党史研究室 版权所有 地址:安庆市菱湖北路三十号 邮编:246003 技术支持:麒麟数码

    皖公网安备 340811020001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