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今天是:

围而不攻 吓跑国民党守城部队

发布时间:2015-04-23 浏览次数:

    档案穿越:1949年初,中国人民解放军势如破竹地南下,相继解放了安庆下辖8县的绝大多数地域,安庆城成了国民党反动当局在安徽境内长江北岸的孤城。中国人民解放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对安庆城实施战略包围,但围而不攻。

  1949年4月20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安庆沿江强行渡江。到了4月22日,安庆范围内全线强渡成功,守备安庆的国民党部队弃城而逃。4月23日,安庆解放。2015年4月23日,是安庆城解放66周年,这是值得人们纪念的日子,也是安庆人民应牢记于心、鉴往知来的重要时刻。

  围而不攻 迫敌就范

  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1949年3月初,中国人民解放军先头主力部队南下,饮马长江。皖西第一、第二军分区部队在解放军主力的配合下,先后解放了桐城、怀宁、枞阳、潜山、太湖、宿松、望江各县。3月23日,中国人民解放军“二野”3兵团第11军先遣队自桐城南下,夺取集贤关、海口洲、广济圩3路要塞,包围安庆城。

  鉴于安庆重要的战略地位,1949年农历新年刚过,国民党就成立了安庆城防司令部,由桂系部队驻守,国民党四十六军174师师长吴中坚任司令。

  因安庆守敌工事坚固,强行攻城必然会付出很大代价。同时,“二野”各兵团已先后抵达安庆沿江各县的长江北岸。在这种形式下,是先解放安庆?还是先实施渡江再解放安庆?这成了我军首先考虑的问题。“二野”司令员刘伯承经过慎重考虑,做出了“围敌于城,迫敌就范,积蓄精力,专注渡江”的战略决策。

  1949年4月6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1军接到命令后,留下部分兵力,并在皖西军区一、二、四军分区等地方部队配合下,对安庆实施了军事封锁。其它部队则从安庆两侧集结到江边,准备渡江。

  文史专家、《皖省首府老安庆》作者张建初告诉记者:“围而不打,老百姓还可以活动,还可以到江南,这对当地老百姓生活没有太大影响。围城期间,解放军为了使这座古城以及城内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免遭战火,通过各种渠道反复向守城的国民党军队做政治宣传和策反工作,以达到和平解放安庆之目的。”

  百万雄师渡长江

  4月14日,“二野”司令部移驻桐城中学,指挥渡江作战。

  解放军渡江在整个安庆境内共选取3个主要战略起渡点:鸭儿沟、铁板洲和莲洲至华阳一线。这3个起渡点的共同特征,都是坐落在城镇敌兵固守的近郊外围,当时的地理环境芦苇丛生,极为有利于部队的隐蔽驻扎和水上操练。

  鸭儿沟位于安庆郊区,原是皖河通江的出口地段,年久淤塞,河道已窄,江岸围堤修筑有小闸门拦住水势。解放军经过13个夜晚的奋战,开挖出一条长50米、深7.8米、宽9米的引河,以便接应数百只隐藏在芦苇深处的木帆渡船起渡。为了迷惑城中的守敌,战士们在通江出口的堤坝之下,挖掘出拱形门洞的形状,全力保护着堤岸上的草屋原貌不动,一直到渡江战役发动之时也未被敌军发现。

  4月15日,刘伯承、邓小平在桐城中学召开“二野”师以上干部会议,传达中共七届二中全会精神,部署渡江工作。安庆地区江北各县也积极行动起来,支援渡江作战。各县县委均成立了支前指挥部,在重要地点设立兵站,广大群众踊跃支前。据不完全统计,安庆各县共为渡江部队筹粮3700多万斤,筹集木船5000多只,抢修支前运输道路220多公里,架桥150多座,组织船工和水手5100多人,为大军渡江作好一切人力、物力上的准备。

  渡江战役于4月21日下午5时打响。安庆江段分为鸭儿沟、大王庙、马窝和前江口至杨林洲一线起渡;枞阳江段划分为枞阳镇至铁板洲、桂家坝至长沙洲、汤家沟至王家套、北埂至姚沟4个起渡点;望江江段部署在莲洲、沟口至华阳渡口起渡;宿松江段主要选定套口、小孤山至华阳沿线作渡江强攻的出发点。解放大军不畏天险,不惧顽敌,不怕牺牲,以一往无前的英雄气概,饮马长江,不到半小时即有部队抢登南岸。短短的四、五小时,主力部队全部过江,这在人民解放战争史上写下了壮丽篇章。

  古城安庆回到人民怀抱

  解放军强渡长江的成功,迫使固守安庆的国民党军队174师孤城难守,仓皇撤往江南。这只部队溃逃至贵池县殷家汇时,被已渡江的“二野”3兵团第11军围歼。

  安庆城不攻自破。4月22日,城内的国民党怀宁县长率100多名自卫队员携械投诚。4月23日,安庆市军管会及市委、市政府机关由集贤关进驻城内,古城安庆终于回到人民怀抱。

  今年83岁的丁秀华老人回忆,当年国民党部队的退守,使安庆成为江北的“孤城”。未料到解放军突然停止进攻安庆,重兵“围敌于城”,城内人心惶惶。“由于安庆三面被围,长江水道不通,国民党守军军需供给困难,长江防守总部经常派飞机向城内空投物资。运输机飞过后,投下很多降落伞,搭载有粮食、弹药等。后期为了鼓舞士气,他们还空投了很多银元,但有不少降落伞落到解放军阵地。有人讽刺地说‘蒋介石是解放军的运输大队长’。”

  “围城30天,城内老百姓除了经历战争的惊吓外,同时还感受到生活的艰难。”丁秀华说:“老百姓每天吃不到青菜,只能吃咸菜、胡玉美豆酱,后来粮食也紧张起来。物价飞涨、货币贬值,买几斤粮食要一麻袋的票子。物价一天涨几倍,很多人都无法生活。”

  今年82岁的钱逢旺老人告诉记者,直到4月22日傍晚,频起密集枪声。激战到午夜,枪声稀疏渐少,至深夜(已是4月23日凌晨),还能听到零零碎碎的枪声,渐近渐远的欢呼声,预示着安庆解放了。4月23日,天刚蒙蒙亮,街道两边到处都是夹道欢迎的群众,解放军步兵、骑兵队伍雄赳赳气昂昂挺进安庆城……。“古老的安庆解放了,大街小巷贴满了欢庆胜利的标语,人们高呼:‘欢迎解放军’、‘中国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等口号,欢庆的鞭炮声此起彼落。”

解放军进入安庆城(资料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