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今天是:

“小点心”见证时代大变迁

发布时间:2018-11-26 浏览次数:

    初冬时节,一位老人缓缓地踱着步,跨过人潮、行过街道、穿过喧嚣,在西小湖畔凝视,在这里,老人看见的是往昔峥嵘,因此驻足一遍又一遍。
  40年,在时间长河中一眨眼就翻了篇,曾经似家一般的工厂早已被推平改成了景观公园。
  王峻心情复杂。
  这位昔日“窗口经济”拓荒者已至耄耋,退出“江湖”多年,但在改革开放40年的历程中,他和他的安庆市食品总厂仍是闪亮一笔,如流星划过安庆之夜,足以惊艳时光,温柔岁月。
  机缘巧合临危受命
  沿着纺织南路往北走,走到西一巷。穿过一栋栋居民楼,一户一楼的院子,门长期敞开着。院内一盆盆花草,因精心照料依旧焕发着生机,为这栋户型不规则的房屋增添了一抹诗意。
  现在的王峻早已“卸下盔甲,收刀入鞘”,深居简出,与所有退休的老年人一样,以摆弄绿植为趣。周边邻居只知道他家花开得好,但并不清楚,这位貌不惊人的“能工巧匠”,曾跨过怎样的山川大海。
  王峻出生于1929年,虚岁已经90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老人精神矍铄,花白的头发被他剃成了板寸,似一块染雪的草坪。在草坪上,曾奔跑过的不仅有王峻自己的芳华,同时并肩的,是安庆市食品总厂短暂又辉煌的青春。
  王峻是合肥肥东人,1949年2月参加工作,入职现安庆市商务局的前身――安庆市商业局。
  1979年8月,时任商业局业务科科长的王峻接到要他当安庆市食品总厂厂长的通知时,占据他心窝的不是升迁的喜悦,而是沉重的压力。担任了多年业务科科长的王峻,对食品总厂及当时安庆食品糕点行业的情况太过了解。
  “我真的是临危受命。因为当时食品厂厂长在去岳西的途中不幸发生车祸去世。组织上看我业务熟,就找到了我,让我接手。可也正是因为太熟了,所以我知道这个厂长真的不好干。”王峻回忆。
  彼时,食品总厂分踞在安庆东西两隅。东郊的新厂基建还在进行,一片荒滩上只有几间零落厂房,坑坑洼洼的土路,汽车开过,不是尘土飞扬就是泥浆四溅。而老厂址则早已定下让给别的单位办公。“政府明确告知了我们,到1980年5月26日之前必须搬迁完毕。”王峻说。
  生产条件方面严重缺失,大环境也“时不利兮”。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安庆食品糕点行业异军突起,麦陇香、柏兆记等老字号相继恢复,各个粮食和供销部门也纷纷办起了自己的食品厂和作坊。过去安庆市食品总厂一家独大,“皇帝女儿不愁嫁”的局面一去不复返。
  “当时安庆食品行业严重饱和,饱和到根本吃不下的地步。我给你举个例子,我接手食品厂的时候,仅糕点方面,全市的糕点产量从原来的400多万斤涨到了1200万斤,人均达到26斤,但是当时的中国人均消费水平只有5斤。”王峻告诉记者。
  摸清行情突破创新
  严峻的形势,从内外两方面逼来。是默守陈规、一切照旧,还是走改革之路、突破创新?王峻陷入两难境地。
  “我是党员干部,面对问题要调查研究,才能找到解决的方法。那时,我带着一帮人兵分五路,到大江南北的农村集镇走访了解。结果发现,在我省和江西省不少农村地区,很难买到糕点;与此同时,在江浙沪的一些城市,由于群众生活水平高,糕点的需求量特别大,甚至供不应求。”提及这一段往事,王峻思路特别清晰。
  摸清了行情,王峻果断选择“开窗”通气。
  1980年10月,经过短期筹措,在合肥市徽州路繁华地段,第一家“安庆之窗”挂牌营业。
  开业第一天的情景,王峻记忆犹新。“火爆!人山人海的,我们糕点做得好,队伍排的老长的,合肥人一个个探着脑袋伸长了脖子对门面里望着,一买都是一大袋。”王峻说。
  然而,在火爆的背后,“地方保护主义”却出现了抬头,将王峻打个措手不及。“营业没多久,一纸‘商业部门不准经营安庆之窗的商品’条文使我们这扇刚刚打开的窗口几乎就要砰然关上。正面进攻不了,我就迂回作战。”
  随后,王峻带领着员工深入车站和门市部,以多让利、薄利多销的方法打市场。原本打算第一年赔点本,先站稳脚跟,再谋求发展,结果销量大大增加。“第一年我们保了本,第二年赚了26000元。短短五年,合肥的‘安庆之窗’盈利288000元,窗口也由一个拓展到五个。”
  乘风破浪创造辉煌
  开放是风,改革为浪。乘风破浪,势不可挡。
  第一个“窗口”的试点成功,给王峻和食品总厂的同事们带来了欢欣与希望。随后,在六安、马鞍山、北京、上海、武汉、兰州、洛阳……“安庆之窗”借着开放的东风遍地生根,1985年,全国21个省市设有63个“安庆之窗”。
  糕点品种由“窗口”成立之前的五十多种发展到二百五十多种;糖果由原来的六种发展到六十多种;乳制品由一种发展到十七种,并且研制了十六种乳酸食品……
  在这期间,王峻不仅是改革的亲历者,更是“筑梦者”。
  “你尝尝这个。我们年纪大了,饮食比较清淡,唯一一个零食爱好就是这个曲奇饼干,真心喜欢。不过也不敢多吃,每次拆一袋,跟我爱人一人一块。”采访间隙,王峻将茶几上的曲奇饼干塞到记者手中。
  1984年7月,王峻去往法国、丹麦,参观考察牛奶厂、面包厂、饼干厂等企业。为的就是研发新产品,进一步开拓市场。“说实在的,我们食品的内在质量并不比他们差,不过我们的技术赶不上人家,品种更是比不过。去欧洲之前,我都不知道还有这么好吃的曲奇饼干。上午回到安庆,下午我就把厂里员工召集起来开会,介绍我的体会感想。”
  当时,安庆市区人口二十万,一万人平均摊0.75头奶牛。“要提高广大人民的身体素质。”王峻打报告向省里申请从法国购进200头奶牛,第二年全市鲜奶日产量达到7500斤……
  当时,欧洲发达国家饮食结构已发生改变,饮料被提高到重要位置。而安庆,饮料严重缺乏。“引进饮料生产线,我们本土加工制作可乐、果汁。”1986年,安庆市食品总厂生产出2200万瓶可乐性的、果汁性的、乳酸性的饮料……
  然而,王峻最钟爱的曲奇生产线却最终因为各种原因没有投产。金黄色的曲奇饼干像一轮月亮,成为他往后余生的“床前明月光”。
  1989年,王峻从安庆市食品总厂退休。此后,虽然仍心系工厂发展,但对于生产情况却不再过问。只是偶尔,会不由自主地为自己找各种理由在厂区周边转一转。
  2000年之后,新一轮改革浪潮袭来。市场的手翻覆了计划经济时代的宠儿,食品总厂不可避免的停产。“安庆之窗”也相继一个个关门停业,现如今全国仅剩兰州、上海两家。
  历史的长河,翻滚着昨日辉煌的浪涛,也泯然于曾经的灯火。
  时代的琴弦仍在弹奏奋进的旋律,但已是一个新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