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今天是:

例文一:1998年党领导下的抗洪救灾斗争纪实

发布时间:2019-06-26 浏览次数:

  1998年夏秋两季,安庆遭遇了历史罕见的洪水灾害,在党中央、国务院统一部署和省委、省政府坚强领导下,安庆市委、市政府和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动员和组织广大干部、群众走上防汛斗争第一线,万众一心,群策群力,不怕牺牲,不辞劳累,英勇顽强地与洪水作斗争。安庆人民的防汛斗争得到了人民解放军和武警官兵的大力支援。9月下旬,抗洪抢险斗争取得了决定性胜利,救灾工作全面展开。这场斗争的胜利,保住了800里皖江段长江大堤和重要圩口,保住了境内的人民生命安全。在这场斗争中,安庆各级党组织和广大经受了考验,各级各部门干部忠于职守,尽职尽责;人民子弟兵和武警官兵冲锋陷阵,奋勇争先;广大群众积极主动,不怕苦,不怕累,顽强奋斗才使这场防汛抗洪斗争取得了胜利。

  罕见汛情    形势严峻

  1998年安庆市长江汛情为历史罕见。这年的长江洪水来势呈现出早、快、猛、险4个特点,是仅次于1954年的又一次全流域性的大洪水。其表现为:

  第一,年初枯水期水位持续偏高。2月1日,安庆站长江水位10.10米,为1925年以来最高值,比多年来同期水位偏高4.58米;3月20日安庆水位12.97米,比多年同期平均水位偏高4.96米。枯水期水位持续偏高,对以后的防汛工作形成潜在的不利因素。

  第二,洪水来势凶猛,涨幅罕见。6月15日至30日,安庆水位涨了6.04米;6月26日至27日,涨幅达0.76米。涨幅之大,为历史罕见。

  第三,长江洪峰出现早,过境频繁。7月5日,第一次洪峰通过安庆,首次洪峰出现时间比1954年早19天。两个月内,过境洪峰达8次之多。

  第四,水位长期居高不下。6月22日,安庆站水位突破警戒线。8月2日,安庆站水位涨至18.50米,仅比1954年低0.24米,望江县华阳河以上100公里江段超过历史最高洪水位。至9月21日洪水回落,安庆江水位连续超警戒行洪88天。

  第五,重大险情不断,防守艰难。据统计,安庆同马大堤发生管涌115处,散浸113处、滑坡裂缝8处;广济圩江堤发生管涌51处、散浸38处;枞阳江堤发生管涌45处,散浸41处、滑坡裂缝4处。而长江安庆段的江心洲、外滩圩先后发生管涌1014处、滑坡223处,涵闸、抽水站发生险情18处。1998年安庆汛期发生险情的统计数字,居沿江6地市首位{1}。

  1998年安庆长江发生特大汛期的直接原因是气候反常,雨水过大。自6月份起,长江流域出现了3次持续大范围强降雨过程,雨区集中在上中游地区,雨量是平常年份同期的二至三倍。与此同时,安庆各县出现4次强降雨,日降雨量都在100毫米左右。7月21日至22日,宿松县城日降雨量达到283毫米,为该县历史最高纪录。由于上中游地区和本地区大面积强降雨,对安庆段长江形成上挤下压的形式,洪峰连续而来,水位迅猛上升,致使安庆段长江大堤的防汛面临特别严峻的局面。

  另外,由于安庆各县处江河冲积地带,江堤堤基都为深砂层,汛期渗水严重,常常发生大面积岸崩;境内部分防洪工程设施老化失修,同马大堤华阳闸、皖河闸仍在使用1955年制造的启闭机,望江沟口电灌站座落在砂基上,先后发生涵箱不均匀下沉、前池冒沙、底板开裂等险情。还有,少数地区河道堤防设障、违章采砂和违章建筑等,也给防汛工作造成隐患。

  面对以上的严峻形势和诸多困难,能不能保持清醒头脑和足够认识,及早谋划防汛抗洪措施,这是对安庆市委、市政府和市防汛抗旱指挥部的严重考验。

  未雨绸缪    提前准备

  年初,党中央、国务院和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发出1998年长江有可能出现特大洪水的预告,要求各地及早作好防大汛、抗大洪的准备。2月18日和3月25日,全省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主任会议和全省防汛抗旱工作会议先后召开,对长江防汛抗洪工作作了具体部署。安庆市分管防汛抗旱工作的副市长方川林和市政府秘书长王进军签署了《安庆市防汛目标责任书》②。之后,市委、市政府就着力准备防汛工作了。

  3月至5月是安庆防汛抗洪的准备阶段,这个阶段主要工作有:

  第一,调整、健全各级防汛抗旱指挥部领导班子

  由于1997年市、县(市)区领导班子举行了换届,市、县两级防汛抗旱指挥部的成员急需调整。为此,根据全省防汛抗旱工作会议精神,调整、健全了市、县两级防汛抗旱指挥部,并在水利局设立了防指办公室。

  第二,开展防洪工程大检查

  3月中旬,省长江河道管理局会同省防指、省水利厅派员组成检查组,在安庆市防指及水利局的配合下,对境内长江河道、堤防、涵闸等防洪工程进行检查。下旬,国家水利部副部长周文智一行来安庆检查长江防汛工作,先后察看了同马大堤和枞阳长江大堤险工险段及重要地段{3}。经检查,同马大堤、广成圩江堤、广济圩江堤和枞阳江堤的险工险段有8处,主要险情是砂基堤段内散浸严重、翻砂鼓水、软基堤段内外临塘、堤身下挫,江堤外滩低洼,无防浪林,风浪冲刷严重;涵闸方面的险工险段有8处,主要险情是砂基上建涵闸站,前池冒沙处理不彻底,涵箱伸缩缝拉裂,止水橡皮老化;江堤崩岸情况严重的有10处;另外,还有违章采砂、违章造林和违章建房等问题{4}。

  第三,制定防汛抗洪的各级预案

  为了确保长江大堤在汛期万无一失,保证各重要圩口安全度汛,确保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各级防汛抗洪指挥部与相关部门制定防洪预案,如望江县华阳河分洪蓄洪预案、郊区夹厢圩度汛方案、各江心洲防汛预案等。

  第四,安排防汛资金,备足防洪器材

  为做好防汛、抗大洪的准备,5月底,市政府已安排资金150万元用于重点防洪工程除险加固,并储备了20万条草袋以应急需。各县(市)区已累计安排或投入防汛资金83万元,并自筹了部分防汛物资。市、县各级防指还完成对现有防汛物资器材的清理和登记造册,并按防御1954年型洪水标准,制度了相应的补充添置计划{5}。这时,怀宁县防指已储备了3万条草袋,对5000亩以上圩口下拨了1.1万条袋。海口镇广成圩按计划备块石2000吨、黄砂800吨、石子1000吨、预备土4000方、浪桩4127根,浪草41270斤,还投资10万元购置防汛巡逻艇一艘,以增强巡逻能力{6}。枞阳县对防汛器材进行了充分准备,准备了木材108立方米,草袋7.6万条,土工布2500平方米,各类砂石12010吨{7}。

  第五,整修防洪工程,清除河道障碍

  在防汛清障工作方面,望江县漳湖闸附近违章停靠船只和赛口闸渠道两侧的违章建筑及树木进行了重点整治,其中仅赛口闸就累计清除违章建筑物23间、树木9000多棵。3月11日和4月19日,市防汛抗旱指挥部会同政法、航运、港监等部门对同马大堤官洲河段非法采砂活动进行清理,共清理大小采砂船只114艘,有效地控制了这个河段非法采砂活动的蔓延,清除了对防汛工作的隐患{5}。

  在安庆城区,市堤防管理所对沿江5座排涝泵站和10个对江闸口进行了彻底维修,投资32万元对三孔桥泵站配电房及其配电设施进行了更新改造;对总长5.6公里的长江大堤进行了仔细检查,对查出的问题进行了处理;其中,11号码头由于振风公司堆放货物造成防洪墙强度减弱,堤防所及时督促公司维修。7号闸口至8号闸口外江岸墙出现裂缝,堤防所及时抛石3000立方以加固大堤,将险情隐患清除在汛期到来之前{8}。

  汛前准备工作的开展,为后来的防汛抗洪抢险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加强领导    周密部署

  1998年防汛抗洪工作是在党中央、国务院统一领导下开展的,也是在省委、省政府的密切关注和直接指挥下实行的,市委、市政府、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加强领导,统一指挥,周密部署,各县(市)区步调一致,各部门、各单位、各团体同心协力,才赢得了1998年防汛抗洪斗争的决定性胜利。

  首先,党中央、国务院极为重视1998年的防汛抗洪工作。遵照党中央的指示意见,国家防汛抗旱指挥部作出了1998年长江有可能发生1954年型全流域特大洪水的预测,并与5月31日在九江召开会议,给有关省市敲响了防大汛抗大洪的警钟{9}。在抗洪抢险斗争的关键时刻,江泽民总书记亲临第一线,就决战阶段的抗洪抢险工作进行总动员。朱镕基总理两次视察长江防汛工作,并对防汛抗洪提出了明确要求。7月29日,国家防总总指挥温家宝副总理到安庆视察。国家防总派专家组来安庆指导防汛,再拨来大批防汛物资。经中央军委批准,几千人民子弟兵来安庆支援抗洪抢险。这些都充分体现了党中央对防汛抗洪斗争的高度重视。

  省委、省政府对安庆的防汛工作直接加强领导,密切关注。3月份召开的全省防汛抗旱工作会议上,省领导对安庆同马大堤存在的诸多隐患,提出了明确的整改措施{10}。5月30日,当防汛抗洪全面进入临战状态时,省政府在安庆召开了全省长江防汛工作汇报会{11}。省委还宣布副省长黄岳忠分工负责同马大堤、副省长张平分工负责安庆城区、广济圩和枞阳江堤的防汛工作{12}。防汛期间,省委书记卢荣景,省长回良玉,省委副书记王太华、方兆祥,省委秘书长季家宏,省军区司令员沈善文等先后来安庆检查指导防汛工作{13}。8月份,当安庆进入紧急防汛期时,方兆祥、沈善文等领导同志坐阵同马大堤和枞阳江堤,指挥抗洪抢险。

  在党中央和省委的领导下,安庆市委、市政府对防汛工作高度重视、周密部署,主要抓了以下几项工作:

  第一,召开会议,动员防汛抗洪

  4月10日,调整后的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全体成员第一次会议召开,会议传达了全省防汛抗旱工作会议精神,统一思想认识,作好防御1954年型洪水的思想准备。会议要求各县(市)区尽快完成防汛组织机构的调整,进一步落实各项防汛责任制,明确防汛重点,把防汛所需的资金器材落实到位{14}。

  4月20日,全市防汛抗旱工作会议召开,会议要求各级党政领导和防汛抗旱指挥部门,要从维护改革、发展、稳定大局的高度,树立防大汛、抗大灾的意识,做好打一场恶仗的准备。为明确责任,会上市防指与各县(市)区防指签订了1998年度防汛目标责任书{15}。

  会后,各县(市)区立即调整充实了防汛抗旱指挥机构的领导班子,一些重点工程单位、险工险段还成立了分指挥部。各级指挥机构成立后,各有关人员上岗就位,履行各自职责。

  第二,全面落实防汛抗洪责任制

  在防汛抗洪斗争中,市委、市政府着力落实各项责任制,包括行政首长、领导和部门分工负责制、重点工程防守责任制、技术责任制等一系列防汛抗旱责任制度{14}。在防汛抗洪斗争中形成的责任制,是全方位的、立体化的、网络式的责任制。这种责任制网,以行政首长负责制为纲,以各部门、各单位责任制为目,不仅细化到各县(市)及各部门、各单位,而且深化到乡(镇)、村、村民组和上堤民工。从上到下,从部门到单位,从领导干部到普通群众,从查险到抢险,从险工险段防守到分级负责防守,从后勤保障到督查等,都制定了责任明确、措施到位的责任制{16}。

  市委、市政府领导对防汛抗旱工作也有明确分工。市长郑少三担任防汛指挥部总指挥,市委书记陈履祥担任政委,负责防汛抗洪的全面工作。副市长方川林任副指挥长,坐镇防指办并分工同马大堤皖江段和怀宁段。另外,市委副书记张世云,常委李荣森,副市长赵晓和、桂梅生、查名璧、陈庆儿、梁热也都各有分工。汛期到来时,他们都如期进岗上位,指导各自分管地区的防汛工作{17}。

  第三,动员各部门密切配合,群策群力,团结抗洪

  市委、市政府认识到,防汛抗洪并不仅仅是水利部门或是农业部门的事,而是全党全社会都应当尽责尽力的大事。特别是历史罕见的洪水来临时,防汛抗洪是压倒一切的中心任务。为此,十分重视发动各部门各单位密切配合,团结抗洪。

  首先,在水利局建立了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作为市防指参谋本部和指挥中心。还抽调市直有关单位人员组成工程、交通、物资、宣传、保卫、后勤等6个处,集中办公,各司其责,并实行24小时值班{18}。

  同时,市防指还把城区防汛抢险任务加以分解,分配给各部门及各单位。各部门、各单位都组织了抢险突击队,随时准备上堤抢险。如大件码头防洪堤由安庆石化建安公司承担防守任务,城区防洪堤西堤由安庆石化化肥厂承担防守任务,立新圩江堤由市文化局、市纺织总会、市商务局、市供销社、染织总厂、燃料公司、二轻总会和航运局等单位共同承担防守。每单位承担防守江堤的长度、突击队队员人数都有明确规定{19}。

  另外,市直各部、委、办、局都实行了防汛值班制度。每天实行24小时值班,随时接受市政府和市防指下达的指令。

  万众一心  抗洪抢险

  5月至6月,是防汛抗洪准备阶段,各级有关部门和人员都处于临战状态。6月22日,长江安庆水位首次突破警戒线16.08米,26日涨至16.23米,27日涨至17.24米,日涨幅1米以上,并处于继续上涨的趋势。

  6月26日下午,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召开全体成员大会,会议要求各级部门紧急行动起来,以防汛抗洪作为压倒一切工作的中心,全力投入抗洪斗争{20}。当天,市防指发出第一号《通告》,要求沿江各地广大干部积极行动起来,积极投入防汛抗洪斗争,将防汛抗洪当作当前的头等大事,一切服从于、服务于防汛抗洪{21}。6月27日,市防指发出第二号《通告》,要求各级党政领导上堤坐镇指挥防汛,要求各地上足民工,备好物资,加强险工险段、沿堤外护圩和江心洲的防守,并要求有关部门加强检查督促{22}。

  从6月26日开始,市级领导李荣森、方川林、张世云、桂梅生、赵晓和、查名璧、陈庆儿等即先后分赴各自分工的地区,坐镇指挥防汛工作。各县(市)区主要党政领导也走上大堤,投身抗洪斗争。据6月26日统计,全市上堤干部民工7970人。其中干部396人,民工7574人{20}。到7月3日,全市上堤干部民工达25万多人,其中干部2411人,县级领导66人{22}。

  至此,一场为防守长江大堤和重要圩口的战斗正式开始了。这场战斗的战略目标是:确保境内长江大堤万无一失,确保万亩以上大圩安全度汛,确保人民生命安全,确保改革开放以来的建设成果不受损失。这是一场攻坚战,也是一场持久战。

  1998年夏秋之间防汛抗洪斗争大致分为两个阶段:6月下旬至7月底为第一阶段,主要工作是全方位查险和有重点地固堤除险;8月初至9月中旬为第二阶段,主要工作是全力抢险,保护长江大堤。

  在第一阶段,市防指第一、第二号《通告》发出后,各分防指一面组织民工上堤,分段防守;一面就近组织巡查组,昼夜查险。上大堤分段防守的民工,开始时每公里10人—20人,后来增加到每公里20人—40人。每公里搭建一个防汛工棚,据7月27日统计,全年共搭建防汛工棚263个{18}。巡查组由大堤附近的村民组成,每班4人,24小时不间断地查看大堤内侧200米以内是否有管涌、沙渗、冒泡等险情。查有险情,及时上报,查险均作记录。巡查组查险,采取地毯式的排查、拉网式的搜索,尽力做到不漏过一个角落、不放过一寸土地。各地还派出督查组对民工守堤和村民查险情况进行督查。

  由于参加查险的村民和守堤民工不辞劳苦,尽职尽责,各种险情都能被及时发现并及时除险。6月30日,同马大堤宿松汇口段发生翻砂鼓水,7月2日又发生管涌;7月3日皖河农场星光站发生管涌,这些险情都是守堤民工和巡查组村民发现的。

  在防汛抗洪第一阶段,查险除险已成为沿江村民的自觉行动。8月2日上午,枞阳县老洲镇中沙村桥上村民组组长杨评裁打农药时,发现枞阳江堤沙地段离堤500多米处发生管涌,立即向上面报告,经省、市、县三级水利专家会诊,认定此处为重大隐患{23}。

  在第一阶段,各地有重点地对险工险段实施固堤。6月下旬,望江县莲洲乡境内的外护圩巩固告急,莲洲乡党委和东兴圩防汛指挥所决定发动群众在大堤上加修子堤,发出了“人挑一方土,人筹一根桩,人捐一条袋”的号召。全乡13个村的群众立即响应,5000多民工踊跃上堤,仅用两天两夜的时间就修筑了一道长2200米、宽1米、高60公分的子堤。全堤打上了密密的浪桩,使巩固圩转危为安{24}。枞阳江堤殷家沟段是长江中下游十大险段之一,当长江水位超出警戒水位时,枞阳县委、县政府和县人武部紧急发动民兵和民工上堤加固堤坝,日上堤人数最多时达8000多人,短短几天完成土石方2万多方{25}。6月25日夜,怀宁县同马大堤内万全圩大堤出现60米长的渗漏和塌方,县委和县人武部领导赶到现场,和水利工程技术人员一道商定除险方案,组织了一支由450名民兵组成的抢险突击队投入战斗,经过一天一夜苦战,终于使险情得到控制{25}。

  7月5日,安庆长江水位涨至17.90米。7月6日后,水位呈缓慢下降趋势,但一直处于超警戒水位1米以上的态势。7月21后,江水又开始上涨,8月2日,安庆站长江水位涨到18.50米,仅比1954年低0.24米,为1998年最高值。

  此时,安庆境内的长江大堤已在高水位状态下浸泡1个多月,江中的江心洲和大堤外的外护堤有不少已经溃破,长江大堤险象环生。据市防指8月5日晚8时统计,全市长江大堤(不含广成圩和东兴圩江堤)共发生大小险情314处,其中同马大堤153处,广济江堤77处,枞阳江堤84处{26}。特别是7月21日至22日,宿松县降下特大暴雨,县城关日降雨280毫米,酿成特大洪灾{27}。其它各县也降下大暴雨,内河水位陡涨,安庆的防汛抗洪工作处于内外夹攻、四处告急的情势中。

  7月26日,市防汛指挥部紧急召开第四次成员会议,研究抗洪抢险对策,当天发出第四号《通告》;第二天又发出第五号《通告》,宣布安庆市全市进入紧急防汛期,号召全市人民紧急动员起来,振奋精神,万众一心,严防死守,以人在堤在的顽强拼搏精神,确保长江大堤万无一失{28}。

  安庆的防汛抗洪抢险斗争进入万分火急的第二阶段。

  在第二阶段,各地防汛部门和机构加大了人力的投入,也加大了工作力度。据市防指8月5日统计,全市上堤达44.49万人,其中干部7816人,民工43.79人,另外一线防汛抢险的部队指战员、武警官兵2532人、待命上堤的320人{26}。

  在第二阶段,战斗在抗洪第一线的广大军民,不畏艰险,不辞劳苦,顽强搏斗,协力同心。打下许多打仗,恶仗和硬仗,其中突出的有以下几场战斗:

  立新圩抢险:立新圩是距安庆城最近的重点险段,该堤的安危直接关系着城区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和安庆石化总厂的安全。7月28日,江水涨至离立新圩堤顶不足0.3米,而且仍处于继续上涨的趋势。立新圩面临漫顶威胁。当天,大观区委、区政府防指决定对大堤加高0.5米、加宽2.5米,下午4点50分下达命令。7月29日上午,由市纺织总会、商务局、文化局、供销社等单位组织的40余支1000多人的突击队在大雨滂沱中走上江堤,为大堤加高加宽。下午6点多钟,立新圩圩堤加高工程全线竣工{29}。

  永赖圩抢险:8月1日晚6点40分,枞阳江堤永赖圩修防段指挥部接到查险人员报告,破罡轧花厂附近的大堤发鼓、发软,出现10多平方米的破口,并有泥浆涌出。指挥部人员迅速赶往现场,县委、县政府领导随后赶到,火速调集人力器材抢险。经水利专家会诊,决定采用草包装石强制压渗的方案。当即调集民工2000余人投入战斗,省军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王聚生少将率官兵70余名赶来支援,共动用汽车50余部,草包、编织带4000多条,石子数10吨。经过3个多小时拼搏,扼制险情。8月2日,大堤转危为安{30}。

  沙洲段抢险:8月2日上午,座落在枞阳县老洲镇中洲村的沙洲段江堤出现重大险情,距堤脚500米处发生管涌,出水点水柱高约50厘米,伴有大量黑沙。老洲镇和县防指负责同志立即奔赴险点,研究除险方案,决定采取砂石围井导渗除险方案,组织2000名民工抢险,还有150多名省军区和武警官兵赶来支援。3日,省委副书记方兆祥、省军区司令员沈善文、副省长张平、市纪委书记李荣森等赶到沙池,组成临时指挥班子,指导抢险斗争。整个抢险工作历时53个小时,共出动民工1.2万人次,解放军官兵1000人次,动用瓜子片1600吨、黄砂50吨、土工布100平方米、草袋9300条、28车辆550车次,终于排除了重大险情。沙池段抢险是长江大堤规模最大的一次抢险战斗{31}。

  夹厢圩抢险:位于安庆城区东郊的夹厢圩,号称800里皖江大堤第一险,这段长5.2公里的大堤,含沙量重,内圩地基高程严重不足,仅9.0米。当8月2日长江水位涨至18.50米时,堤内外水位差高达9.5米之区,夹厢圩全线出现散浸,圩内多处出现管涌。汛前,城区防指就制定了《1998年夹厢圩干堤度汛工程方案》。7月1日至10日,郊区防汛指挥部组织车辆2000多台次。挖掘运输土方6000多立方米,运石渣280立方米,对大堤进行加固{32}。7月26日,外护圩前江圩人工决口行洪,夹厢圩大堤便面临洪水的直接冲击。当天,郊区防汛指挥部立即实施夹厢圩度汛第二期工程方案,在堤脚低洼处修建5个养水盆,以减少堤内外水位的压力和以水盖重。二期度汛工程实施时,参加修筑养水盆的民工最多时有10000多人,另外还有省武警官兵500多人。5个养水盆于7月29日完工。共修筑围堰3.1公里,完成土方1.8万米。8月2日,按照省防指的指令,养水盆开始冲水。夹厢圩大堤由此安全度汛{33}。

  汪家墩抢险:广济圩汪家墩段是城区防洪堤防中仅次于夹厢圩的第二大险段,7月4日曾出现管涌险情,旋被制服。8月3日7点左后,该段丁村境内的一口水塘又出现翻砂鼓泉险情,正在广济圩察看险情的副省长张平、副市长赵晓和接到报告后,立即奔赴丁村组织抢险,市人大主任周公顺闻讯后也迅速赶赴现场。当即组织500名抢险人员、50多辆防汛专用车投入抢险战斗。当天,险情得到控制{34}。

  其它地段也曾发生过许多重大险情,由于市县两级领导亲临现场指挥,广大干群艰苦奋战,解放军指战员和武警官兵的全力支援,水利工程技术人员积极谋划,各种险情一一排解,长江大堤安然度汛。

  人民军队  中流砥柱

  在1998年安庆抗洪抢险斗争中,前来支援的人民解放军指战员和武警官兵与广大民兵密切配合,发挥了突击队和生力军的作用,是夺取抗洪抢险斗争胜利的中流砥柱。

  早在3月中旬,安庆军分区就专门研究了1998年民兵参与防汛工作,制定了救灾抢险方案,成立了分区、人武部两级指挥机构。分区成立了以司令员黄德根、政委徐如栋为首的防汛领导小组。6月底,安庆汛情紧张,军分区成立了抗洪救灾应急指挥部。同时,军分区党委开会研究了抗洪抢险工作,要求部队和各县、区人武部停止正常工作、训练及休假,全力以赴投入抗洪抢险{35}。

  7月底,安庆进入紧急防汛期。市政府、军分区紧急申请增派部队和武警官兵支援抗洪斗争。经省政府和省军区研究决定,先期派遣1400名官兵到安庆抢险。7月27日下午,省武警总队副总队刘明才率领的581名官兵赶到郊区老峰镇,省军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王聚生少将率领的160名省军区部队指战员到达枞阳县。28日上午,省军区司令员沈善文少将率领140多名官兵到达枞阳防汛前线。同时,615名南京军区将士开赴宿松、望江和怀宁县江堤。安庆空军官兵到达郊区广济圩{36}。8月12日和19日,南京军区某部官兵计1161人进驻枞阳江堤防汛{37}。

  支援安庆抗洪抢险的解放军和武警部队官兵把灾情当敌情,视洪水如命令,哪里有险情,他们就战斗在哪里;哪里最危险,他们就出现在哪里。他们先后参加了枞阳县沙洲段、高沿圩、永赖段,郊区夹厢圩、汪家墩,怀宁县广成圩和同马大堤等地的抢险战斗,立下了汗马功劳。他们不怕疲劳,不怕牺牲,英勇善战,承担了大量急、难、险、重的任务,涌现出了一大批抗洪抢险英雄,传颂着许多可歌可泣的动人事迹。省军区司令员沈善文年迈花甲,率领官兵一直坚守在长江大堤上,不仅指挥得力,而且和军区一道抬土扛包,被誉为“抗洪司令”。安庆军区普通战士吴良珠身患绝症,本应住院求诊,他却带病上堤,在长江大堤奋战了55天,最后昏倒在大堤上,被中央军委授予“抗洪钢铁战士”光荣称号。在怀宁县保婴圩抢险战斗中,解放军某部新战士俞刚峰,第一个跳进发生管涌的粪池中摸漏堵漏,又臭又深的臭水淹到他的颈部,他毫无惧色,其它的战士赶紧跳下水中抢险{38}。在枞阳沙洲段抢险中,解放军某部连长刘斌带领10名突击队队扛着沙包来到管涌区,一个一个沙包丢进管涌口上,都被水冲走,刘斌见状立即跳进水里,以身子堵住管涌口,其他突击队员连抛许多沙包后才堵住管涌{39}。

  同样,在抗洪抢险中,县(市)区武警部官兵和广大民兵也作出重大贡献。其中,宿松县人武部和宿松县民兵表现突出。7月31日,长江三号洪峰进入宿松,同马大堤泗州段东埂开始漫顶,宿松县人武部军事科长虞帮久带领200多民兵在烈日下泥泞中奋战10多个小时,给长500米的堤段加上了高50公分的子埂。7月30日中午,同马大堤汇口段一水塘发生严重管涌和翻砂,宿松县九姑、汇口两乡镇近百名民兵突击队员赶到现场,青年民兵邹乐华奋不顾身跳入水塘,多次潜入4米多深的水低摸查渗漏口,其他民兵则抢运石料围井压渗。经过5个多小时的激战,共抢运投放石料150吨,终于控制了险情。从汛期开始到8月15日,宿松县共动用成建制民兵34批次,排除大小险情218处,完成土石方8.6万方,解救被困群众4600人,转移物资62万吨。南京军区司令员方祖歧上将在宿松县检查抗洪抢险工作后,称赞宿松县民兵是一支“经得起考验,特别能战斗”的队伍{40}。

  9月21日,支援安庆抗洪抢险的3000多名人名子弟兵胜利完成战斗任务,班师回营,市委、市政府举行盛大仪式欢送这些凯旋的将士,参加欢送的群众多达40万人。

  风雨同舟  群策群力

  1998年安庆的抗洪救灾斗争,是一场广泛的人民战争。在党的领导下,各行各业、各部门、各单位在关键时刻都全力以赴地投入了这场斗争。

  在防汛抗洪斗争中,各级党组织发挥出战斗堡垒作用,广大党员显示了先锋模范作用。防汛一开始,市委就号召各级党组织和广大党员积极参加防汛抗洪斗争。7月29日,市委组织部就发挥党组织在抗洪中作用问题专门发出通知,要求各级党组织和广大党员紧急行动起来,全力以赴,迎战长江洪水,为确保长江大堤和主要干堤安全度汛作出贡献{41}。在防汛抗洪中,许多党组织负责人和党员都冲锋陷阵,以身作则。如省劳模、望江县华阳镇党委副书记占四海在危急时刻总是身先士卒、一马当先。堤身3次窝崩,每次都是他第一个跳进江水打浪桩{42}。在同马大堤甘桥险段,66岁老党员刘学文一家三代都站在江水里打浪桩{43}。8月6日,宿松县下仓圩情势危急,下仓镇8万多人跳入水中组成5道人墙,以血肉之躯拦风挡浪。其中就有29名党员和110名镇直机关干部站在人墙的最前列{44}。望江县莲洲乡巩固圩大堤上,有3位年过花甲的老人日夜守堤查险引人注目。他们是:70多岁的原村党支部书记高长水、62岁的原村主任朱金寿、60多岁的原村党支部副书记光小海。当地群众誉之为“三老出山”{45}。郊区新洲乡党委书记谢日新在江堤上不仅是指挥员,而且是战斗,他参加挑土加固堤坝,几次晕倒在江堤上{46}。像这样“为党负责,为民尽心”的党员不胜枚举。

  群众是真正的英雄。在各级党委的动员和组织下,广大群众以主人翁的姿态加入防汛抗洪的战斗行列。高峰时期,全市参加抗洪的群众近50万人。他们中,有70多岁的老人,有10多岁的少年,有工矿企业的职工,有出外打工闻讯返乡的农民和回乡探亲的现役军人。他们以人在堤在的拼搏精神战斗在长江大堤上。最突出的是以村民组成的巡查小组,白天一根棍,夜晚一盏灯,24小时不间断地进行拉网式地查险。汛期境内长江大堤发生重大险情463起,其中大部分是群众查险查出来的{47}。两个多月时间内,全市先后排除大小险情4625处,加固构筑堤坝18.0万米,加固土石方24.6万立方米。这些成就是广大群众创造的{48}。

  防汛抗洪斗争中涌现出来的许许多多英雄模范,他们都是普普通通的老百姓。怀宁县海口镇农民冯友汉原在外地打工,闻听家乡汛情,立即辞工不做,主动返乡参加防汛,日日夜夜奋战在江堤上。8月13日,因劳累过度,冯友汉突发颅内出血而献身。郊区新洲乡青年妇女徐宏萍听说两名子弟兵被马蜂蛰伤,立即挤出乳汁为伤员疗伤。枞阳县石矶镇妇女熊凤兰在得知解放军战士被毒蛇咬伤,当即赶往现场,烧断自己一绺为伤员裹扎伤口。奉献虽小,但情义崇高。她们两人被誉为当代“红嫂”{48}。

  各条战线、各部门、各单位全力以赴,把防汛抗洪当作压倒一切的头等大事,是安庆1998年抗洪救灾取得胜利的重要原因。防汛期间,市直各单位都实行了24小时防汛值班,取消了公休节假日,抽调人员组织防汛抢险队;同时,依据分工和各自职责,做好防汛服务工作。宣传部门召开新闻通气会,要求报社、电台、电视台等单位加大防汛宣传的力度;组织部门组织督查组,到各县检查防汛责任制落实情况;公安部门发出通知,要求加强防汛期治安工作;卫生医疗系统组织医疗小分队到防汛第一线作防疫、医疗服务等等。

  进入紧急防汛期后,各单位、各部门都把防汛抗洪当作头等大事。交通系统组织了68艘船只、水上运力达12870吨的船队,还安排防汛客车、货车各50台随时待命{49}。7月28日,航运局接到市防指通知,调出4艘船只,将前来支援抗洪抢险的解放军官兵300多名送往广成圩抢险现场{50}。7月30日中午,航运局又接到市防指急电,要求调用船只,转移新洲乡被洪水围困的灾民。该局接到命令后,半小时内调集船舶21艘、监督艇1艘,总吨位5000余吨,起锚开赴新洲乡{51}。8月2日中午12时,市防指交通处接到要求紧急调集200件救生衣支援枞阳县的命令后马上组织货源,但安庆没有生产救生衣的企业,经营救生衣的商家也无存货。交通处迅即与安庆石化总厂、港务局、航运局、长江港监处等几十家单位联系终于调集到救生衣200件,派车送往枞阳。当天下午3时,枞阳县防指要求再次紧急增援200件救生衣,交通处于是向停靠在安庆港的客轮借用200件送往枞阳。7月30日,宿松县同马大堤汇口段出现险情急需黄砂,县防指向潜山县求援。潜山县水利局、县交警大队组织14辆卡车,抢装106吨黄砂运往宿松;8月1日凌晨2时30分,宿松县再次向潜山县求援,潜山方面冒雨组织16辆大卡车将黄砂200吨运往宿松{52}。

  立新圩抢险更显示出各部门、各单位群策群力防汛抗洪的巨大威力。7月28日,长江洪水距立新圩堤顶仅0.30米,大观区防汛指挥部向防守立新圩的各责任单位发出将大堤加高0.5米的命令。7月29日凌晨,市文化局、第一副食品公司、纺织总会、供销社单位的突出队奔赴大堤,经过13个小时奋战,使1000余米长的大堤增高3.05米,上堤土方近2000立方米{53}。

  防汛抗洪中,水利工程技术人员是一支重要方面军,被称之为“千里江堤保护神”。他们在前期检查、汛前准备和紧急抢险中发挥了极为重要的作用。宿松县同马大堤防汛期间,县水利局局长、工程师张剑锋,市水利局科长、副高级工程师陈晓阳,县长江河道管理局工程师吴多友日夜奋战在江堤上,他们为排险护堤提出了许多良策妙计,解决了一道道棘手难题{54}。为了科学调度防大汛,望江县聘请有经验的退休水利技术人员协助防汛,并确定21个乡镇水利技术人员负责乡镇技术指导{55}。当重大险情出现时,立即组织专家、技术人员会诊、集体决策。7月27日,宿松县永天圩出现重大管涌、塌方险情,县长江河道管理局工程师夏菊才亲自跳入两米深的水塘里,摸清出险情况,迅速提出了紧急处理措施{16}。

  救灾赈灾  全心为民

  两个多月的抗洪抢险斗争,保住了境内的长江大堤和重要圩口。但是罕见的洪涝灾害却给安庆造成了巨大损失。部分长江干堤和江心洲、华阳湖圩区灾情严重,溃破大小圩口183个。受灾镇206个,其中特重灾乡镇22个;受灾人口356.05万人,其中灾伤病人口为11179人,因灾死亡26人;农作物受灾面积24.5万公顷,成灾面积16.3万公顷,绝收面积达7.1万公顷,因灾粮食减产36.6万吨;溃破大小圩堤319个,其中千亩以上圩口60个。洪涝灾害造成直接经济损失32.98亿元,其中农作物损失15.86亿元。凡涉及水淹地段的道路、桥涵、供电、通讯、闸站、河库堤坝等基础设施遭毁灭性破坏;被水围困的村庄达818个,围困人口17.17万人,有12.83万人被迫紧急转移;因灾倒塌房屋10.2万间,枞阳凤仪洲、宿松江心洲、怀宁跃进村、郊区前江圩均遭灭顶之灾{18}。

  灾害是和强降雨及洪水接踵而来的,救灾工作也和防汛工作几乎同时进行。可分为两个阶段:汛期救灾和汛后救灾。

  在汛期救灾阶段,第一项工作是及时解救被洪水围困的群众并进行转移安置。6月底,枞阳县江心洲的洲头圩、江心圩、玉板洲圩和新长洲圩溃破,7月1日,转移安置3000余人。8月1日,枞阳县凤仪洲圩溃破,圩内受困群众被紧急转移1684人。8月2日,郊区前沿圩和江心洲圩决堤,圩内500户群众按照预案提前转移,妥善安置。第二项工作是适时组织灾区群众开展生产自救,宿松县在遭受7月22日特大暴雨带来的洪涝灾害后,号召全县群众以秋补夏、以渔补农、以工补农。

  汛期过去以后,市委、市政府及时地把工作重心转移到生产救灾上。

  在汛后救灾阶段,首先是开展赈灾募捐、接受捐赠活动。市政府专门设立捐赠接收办公室,至9月底已接受捐赠救灾物资价值1866万元(不含衣被),接收现金捐款400多万元;9月20日,市委宣传部举行赈灾义演晚会,现场即接收捐款197万元,物资价值86万元,累计接收人民币达286万元。到年底,全市共组织接收海内外、省内外赈灾捐款物价值550.86万元,下拨救灾款5080万元,总计接受社会各界救灾款(物)达1.3亿元,救济灾民达73万人。

  在汛后救灾阶段,市委、市政府于9月18日召开了生产救灾工作会议,部署恢复生产,发展经济,安排好群众生活。市农科教办公室还召开了农科教结合救灾行动座谈会,为科技救灾献计献策。

  灾后安置首先要解决灾民的吃饭、穿衣、医疗等问题。国家民政部于10月9日运来2万床棉被,总价值为140万元。12月,联合国粮食计划署向中国政府提供无偿紧急粮食援助项目,宿松县排名榜首,总投资额为4559万元,其中无偿援粮9262吨为怀宁、望江、宿松3县68万灾民4个月的口粮。

  向灾区送医送药,力争大灾之年无大疫,是救灾工作的一个重要方面。市卫生局成立了救灾防病工作领导小组。7月份重灾期间,共派出17支救灾防病小分队奔赴灾区第一线,总计省、市、县医疗防病小分队达267个,医务人员进灾区1600人次,设立医疗点161个,诊治15万人次。市卫生部门为灾区捐赠与转赠救灾防病物资总价值达1300万元,其中药品约800万元,取得了大灾之年无大疫的良好成绩。

  为帮助灾区人民重建家园,省民政厅与安庆市受灾地区签订了建房责任书。市境沿江5县(区)首批移民建镇点为24个,计4216户,人口19287人。当年底,已有3355户移民住房开工建设,计投入灾后重建和移民建镇资金6550万元{18}。

  灾后,全市农村全面发动群众兴修水利。当年底,重点修复了溃口圩堤、渠道和长江全线干堤,工程开工总计2.05万处,投入机械2445台套,日上工最多达126.9万人,完成土石方6652万立方米。

  当年9月上旬,中央为安庆拨来巨额基础设施工程建设资金,其中用于同马大堤、枞阳长江大堤、广济圩江堤和安庆市防洪工程加固、崩岸处理的奖金及水毁工程修复资金合计1.98亿元,是对安庆灾后重建工作极大支持。

  注释:

  ①《1998年安徽省长江干流主要堤防出险情况统计表》、《1998年安徽省长江江心洲、外滩圩险情统计表》,见省防指办公室《防汛抗冒资料汇编》(1998)。

  ②省防指办公室《防汛抗旱资料汇编》(1998)。

  ③《安庆年鉴·大事记》(1999年卷)。

  {4}《安徽省长江防洪工程一九九八年汛前检查报告》(1998年3月21日),安徽省江江河道道理局文件[长工管(1998)78号]。

  {5}《我市防汛进入临战状态》,《安庆日报》1998年5月30日。

  {6}《怀宁防汛进入临战状态》,《安庆日报》1998年6月工资6日。

  {7}《枞阳确保今年安全度汛》,《安庆日报》1998年4月14日。

  {8}《市堤防所认真做好防汛准备工作》,《安庆日报》1998年4月15日。

  {9}国务院副总理、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温家宝同志1998年7月29日在听取安徽防汛工作情况汇报的讲话,省防指办《防汛抗旱资料汇编》(1998)第29页。

  {10}省防指副指挥长蔡其华在全省防汛抗旱工作会议上的讲话(1998年3月25日)。

  {11}《全省长江防汛工作汇报会要求从难从严从实从细做好今年防汛工作》,《安庆日报》1998年5月31日。

  {12}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关于1998年省领导防汛分工的通知》。

  {13}《安庆日报》1998年7月4日、5日、6日报道。

  {14}安庆市防指《防汛抗旱简报》(第1期,1998年4月15日)。

  {15}安庆市防指《防汛抗旱简报》(第2期,1998年4月27日)。

  {16}《长江,时代精神的见证—98安庆人民抗洪抢险纪实》,《安庆日报》1998年9月18日第四版。

  {17}安庆市防指《防汛抗旱简报》(第8、9、10、11、12期)。

  {18}《安庆年鉴·抗洪救灾纪实》(1998年卷)。

  {19}安庆市防指办公室档案《辖区内工矿企业防汛责任制》(1998年8月14日)。

  {20}安庆市防指《防汛抗旱简报》(1998年6月27日第7期)。

  {21}《安庆日报》1998年6月27日头版。

  {22}安庆市防指《防汛抗旱简报》(第14期1998年7月5日)。

  {23}《警惕的眼睛》,《安庆日报》1998年8月6日。

  {24}《同马大堤巩固圩防汛抗旱纪实》,《安庆日报》1998年7月3日。

  {25}《钢筋铁骨筑长城》,《安庆日报》1998年7月1日。

  {26}安庆市防指《综合简报》第5期(1998年8月6日)。

  {27}《宿松县特大洪灾》,《安庆日报》1998年7月23日。

  {28}《安庆日报》1998年7月27日、7月28日报道。

  {29}《来自防汛第一线的报道》,《安庆日报》1998年7月30日。

  {30}《枞阳江堤永赖圩段抢险记》,《安庆日报》1998年8月4日。

  {31}《1998年安徽省长江干堤重要险情及处理情况》安徽省防指办公室《防汛抗旱资料汇编》(1998)。

  {32}《夹厢圩度汛工程迅速》,《安庆日报》1998年7月8日。

  {33}安庆市防指《安庆防汛简报》(第16期、第30期);《夹厢圩挺起不屈的脊渠》,《安庆日报》1998年8月5日。

  {34}安庆市防指《安庆防汛简报》(第30期、1998年8月4日)。

  {35}《钢筋铁骨筑长城》《安庆日报》1998年7月1日。

  {36}安庆市防指《安庆防汛简报》(第25期,7月28日)。

  {37}《1998年安徽省长江抗洪抢险部队情况表》安徽省防指办公室《防汛抗旱资料汇编》。

  {38}《保婴圩上抗天歌》,《安庆日报》1998年8月7日。

  {39}《搏击洪流铸军魂》,《安庆日报》1998年8月16日。

  {40}《他们特别能战斗——宿松民兵抗洪抢险纪实》,《安庆日报》1998年9月16日。

  {41}《充分发挥党组织在抗洪中重要作用》,《安庆日报》7月30日。

  {42}《千难万险何所惧——望江县防汛抗洪斗争纪实》,《安庆日报》7月9日。

  {43}《百里江堤百里营——宿松县防汛抗洪斗争纪实》,《安庆日报》7月8日。

  {44}《牢牢把守生命线》,《安庆日报》8月12日。

  {45}《三老出山——莲洲乡三位老人日夜守堤查险记》,《安庆日报》8月13日。

  {46}《尽量英雄本色——广济圩抗洪抢险纪实》,《安庆日报》7月10日。

  {47}《1998年安徽省长江干流主要堤防出险情况统计表》,安徽省防指《防汛抗旱资料》(1998)。

  {48}《安庆年鉴·抗洪救灾纪实》(1999)。

  {49}安庆市防指《安庆防汛简报》(第11期、1998年7月2日)。

  {50}安庆市防指《安庆防汛简报》(第27期、1998年7月29日)。

  {51}安庆市防指《安庆防汛简报》(第29期、1998年8月3日)。

  {52}安庆市防指《安庆防汛简报》(第30期、1998年8月4日)。

  {53}《水涨堤高——来自立新圩抗洪抢险的报道》,《安庆日报》8月2日。

  {54}《百里江堤“保护神”》、《有陈工在,咱就放心》,《安庆日报》9月16日、8月9日。

  {55}《望江,科学调度防大汛》,《安庆日报》8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