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今天是:

《独秀文存》收藏安庆

发布时间:2013-12-20 浏览次数:

     我的朋友张庆,得一部《独秀文存》,示我一阅。读后,我认为此书很有收藏价值。

    张庆是安庆市研究陈独秀圈子里的人,又是安庆收藏家协会的副会长。他听说在山东德州市有人手上有部《独秀文存》,于是下午就乘汽车到合肥再转乘晚上的火车,天亮到达德州,下午拿到书后,又连夜乘火车从合肥转乘汽车回到安庆。此举可见他的执着。

    这部《独秀文存》在第四本的版权页上注明是:中华民国十一年十月出版,中华民国二十三年三月十版。洋装两册,实价两元七角,平装四册,实价两元一角。邮费七分半。书上盖有“南京安徽中学图书馆”的印章。再从纸质、纸色和装帧来看,可以认定确实是1934年月3月第10版的《独秀文存》。

   《独秀文存》从1922年10月初版,由上海亚东图书馆编印发行,到1927年大革命失败,6年中共印了8版29000册。1922年11月、12月连印两次共6000册,全部售完。可见当时这部书的社会影响是多么旷逵。

    1933年重印《独秀文存》,是陈独秀在南京监狱里提出来的。他对到监狱里来看他的亚东图馆汪原放说;“我欠亚东的钱实在不少了,心里很难过,你可以把《独秀文存》重印出来,让我快快拿版税把亚东的账结清才好”。汪原放回到上海与叔父汪孟邹商议,认为此事可行。鉴于陈独秀这时正在狱中,影响己远不如以前。请蔡元培出面作个序言,加以推介,无论在政治的安全或经济上的推销都是有利的。蔡元培是陈独秀的老朋友,立即应允,作了一篇很好的序言,文中说:“这部文存,所存的都是陈君在《新青年》上发表过的文章,大抵取推翻旧习惯创造新生命的态度;而文笔廉悍,足药拖沓含糊等病;即到今日,仍没有失掉青年模范文的资格;我所以写几句话,替他介绍。”为了突出这篇序言,亚东在排印时没有用铅字排印,而是用十行信纸上蔡元培的手迹印出。因为畅销,连印两版,即九、十两版。

  《独秀文存》开篇是1915年9月《青年杂志》上的“敬告青年”,终篇是1921年8月《新青年》第九卷第四号上的“答蔡和森(马克思学说与中国无产阶级)”。有论文32篇,随感录68则,通信35件,计60余万字。这正记载和反映了陈独秀由一个自由民主主义者转变到马克思主义者的经历。“敬告青年”文中说:“青年如初春、如朝日、如百卉之萌动、如利刃之新发于研,人生最可宝贵之时期也。”并谨陈六义与青年:一、自主的而非奴隶的;二、进步的而非保守的;三、进取的而非退隐的;四、世界的而非锁国的;五、实利的而非虚文的;六、科学的而非想像的。在“答蔡和森的信”中,陈独秀重点谈了唯物史观和自然进化论的关系。信中说“鄙意以为唯物史观是研究过去历史之经济的说明,主张革命是我们创造将来历史之最努力最有效的方法。二者似乎有点不同,唯物史观固然含着有自然进化的意义,但是他的要义并不只此,我以为唯物史观底要义是告诉我们:历史上一切制度底变化是随着经济制度变化而变化的。”“若是把唯物史观看做一种挨板的自然进化说,那么,马克思主义便成了完全机械论的哲学。”《独秀文存》篇篇有警语,看了以后,你才会知道当时为什么那样畅销,为什么能成为一代青年的乳汁,为什么成为引领一个时代潮流的新声,为什么能成为推动历史前进的动力。

    《独秀文存》先后印了十版,32000册,应该是流传很广的一部书,殊不知现在能看到一部《独秀文存》却是难得的机遇。它与写书的主人陈独秀的命运是一样的。陈独秀一生,被满清政府通缉过,被北洋政府关押过,被国民党的国民政府判过刑,又被共产党开除了党籍,当着叛徒、反革命、汉奸、托派看待。他的书长期是被禁止流传的。1924年7月9日《国民日报》副刊专载刊出《胡适之给张国淦的一封信》(张国淦,字乾若,1918――1924年间,任北洋政府内务总长、司法总长)质问张为什么要禁止《胡适文存》和《独秀文存》的发行。接着邵力子就在《国民日报》另一期上表“杂感”,说“要禁便禁,我想这便是北京警察厅的唯一的理由,胡先生要寻根究竟地去问,未免太不聪明了。”这是《独秀文存》最早被禁的记载。1927年“四・一二”事件后,国民党发出清党令,从中央到地方都成立了清党委员会,陈独秀的书目全部列入查禁。1948年5月,国民党操纵开了“国大”会议,由“国大”代表莫德惠领衔胡适第一个签名提出的《请制定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案》通过后,国民党提出了戡乱建国的口号,从中央到地方层层成立了戡乱委员会,这个委员会的禁书目录中,陈独秀的书再一次被查抄。1952年12月22日夜,上海军管会突然查封了亚东图书馆,也是从这一天起,中国境内的托派被公安机关一网打尽,全部关了起来。陈独秀的著

再一次被抄。到了文化大革命时期,陈独秀的书更是不可被免地成为查抄对象。经过历次劫难,可想《独秀文存》能够存世的当然就成为稀罕珍宝了。

     值得庆幸的是,随着社会的进步,思想的解放,实事求是政策的落实,经中共中央审定的《中国共产党历史》新版对陈独秀有了新的定位。取消了多年来强加在陈独秀头上的反党、叛徒、汉奸等帽子,2013年国务院公布安庆市陈独秀墓园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陈独秀的书现在可公开出版发行了。看不到原版的《独秀文存》,没关系,全部文存上的文章己收入2009年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陈独秀著作选编》六卷本中。此书安庆图书馆、安庆师范学院图书馆书架上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