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今天是:

陈独秀与“江津老白干

发布时间:2014-08-08 浏览次数:

    1938年,由于日本侵略者相继占领了南京、武汉等,走出国民党监狱不久的陈独秀流寓到了“大后方”重庆,住在重庆近郊的江津县鹤山坪石墙院,60多岁的陈独秀疾病缠身,显得非常苍老憔悴。

    年轻时的陈独秀却是一个叱咤风云的人物,他风华正茂,豪情万丈,和大多数文人一样,也特别喜欢饮酒。他早年从日本留学归来写了一副反映他们“诗酒生活”的对联送同学台静农――

    坐起忽惊诗在眼;醉归每见月沉楼。

    后来,陈独秀又到杭州,与北京大学同事、学者沈尹默相交甚密,他们过的仍是一种“诗酒豪情”的生活,两人常常狂饮作乐,陈独秀还作了一首诗――

    垂柳飞花村路看,酒旗风暖少年狂。桥头日系青鬃马,惆怅当年萧九娘。

    早年的陈独秀也是一个嗜酒的文人,后来由于他进行革命,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劫难,八次被通缉、四次被捕入狱,加上政治上失意等等,他就很少沾酒了。陈独秀流寓到江津后,身体每况愈下,越来越差,患多种疾病,所以他更不能饮酒。江津是巴蜀有名的酒乡,当地人将所产的白酒称为“江津老白干”,陈独秀居住的石墙院附近的双石场、五举场、龙门场、白沙场以及江津县城等到处都有生产“老白干”的槽房。“江津老白干”清冽纯正、醇香柔和、馥郁净爽,全国有名。每当陈独秀慢步江津街头或乡场时,时不时从槽房内或酒肆中飘出能使半街生香的酒味时,他又垂涎欲滴,这时他总要深深地呼吸几口空气……

    1941年农历5月初5,端午节。从沦陷区流寓到江津的文化名流聚奎中学校长周光午、国立九中教师何之瑜、女子师范学院教授、国立编译馆编辑台静农、魏建功等为伟大的爱国诗人屈原祭日设酒聚饮。他们感叹世事沧桑,对酒当歌,大饮江津老白干,结果全都大醉。独自在石墙院闻知此事的陈独秀不由得又触发出一番感慨。这些人都是他很好的文友、朋友或学生,他们以酒会友,以洒凭吊先人,怎么就不邀请我?他们知道我也是一个性情中人,也爱诗爱酒爱屈原……于是,他怀着一种伤感和受人冷落、遗忘的复杂心绪写下《闻光午之瑜静农建功于屈原祭日聚饮大醉作此寄之》一诗――

    除却文章无嗜好,世无朋友更凄凉。诗人枉向汨罗去,不及刘伶老醉乡。

    不久,这几个人读到这首诗后,相约专程带着一壶“江津老白干”、鸡鸭等礼物来到鹤山坪石墙院看望陈独秀先生。

    1940年初冬,陈独秀应邀到鹤山坪下坪参加一个农家青年的结婚宴,这是他第一次应邀到当地农民家中“喝喜酒”。见到新郎新娘如此热情,见到当地人大口大口地喝老白干时,陈独秀就先品醮了一小点,这酒太醇香了,比他以前喝过的酒爽多了,于是他喝了两杯。晚上,他经不住诱惑又喝了两杯,“闹洞房”时,他第一次看到不分尊卑,不分男女老少,全都对新娘乱说一通并动手动脚的“狂闹”民俗场面时,他酒兴和诗兴大发。平时是“谦谦君子”的“陈先生”也动起手脚来,他还当场写下了一首《江津乡间闹房酒》的诗――

    老少不分都一般,大家嬉笑赋关关。花如解语应嗤我,人到白头转厚颜。(庞国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