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今天是:

围敌于城,古城安庆不战而下

发布时间:2019-09-11 浏览次数:

  

  人民解放军进入安庆城

  

  千里渡江战线上唯一以“渡江”命名的望江渡江烈士陵园

  安庆是原国民党安徽省省会,在解放大军到来前夕,实际上已经是座孤城了。当时第二野战军司令员刘伯承做出“围而不攻”的决策,在确保渡江战役胜利的同时,也保证了城内的建筑和人民生活免遭战火侵扰。最终,古城安庆和平解放。

  陈兵北岸,操戈待发

  1949年春,淮海战役胜利之后,解放大军大举南下,势如破竹,很快便席卷江淮大地。安庆是长江在安徽境内唯一的北岸城市,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军事重镇,所辖的沿江各县是即将发起的渡江战役的重要战场。“渡江战役打响之前,安庆的形势还是很紧张的。”安庆市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副调研员方庆寨说。

  而对于这样一个军事要地,国民党当然也不会掉以轻心。不仅早在1949年2月初就成立了安庆城防司令部,派驻重兵几万人,而且3月底还在城外棋盘山、南庄岭、马山、凤凰山、狮子山一线修建碉堡、战壕、炮台,在阵地及城墙上架设铁丝网;并依托助战的飞机、军舰进行抵抗,企图阻挠人民解放军渡江。

  大敌当前,根据既定部署,在渡江战役总前委的统一指挥下,解放大军先后抵达长江北岸。皖西第一、第二军分区部队在我军主力的配合下,以雷霆万钧之势,先后解放了桐城、怀宁、枞阳、潜山、太湖、宿松、望江各县。3月23日,第二野战军第三兵团第十一军先遣部队自桐城南下,占领了安庆附近的老峰、大湖闸、集贤关、海口洲一线,夺取了集贤关、海口洲、广济圩3路要塞,从而包围了安庆城。至此,安庆周围各县先后解放。也就是说,到渡江战役前夕,安庆成为国民党政府在安徽长江北岸的唯一一座孤城。

  即便如此,为了确保渡江战役顺利进行,1949年4月15日,第二野战军在安庆境内的桐城中学召开了师以上干部会议,邓小平传达中共七届二中全会精神。刘伯承强调指出,越接近胜利,情况越复杂,任务越繁重,部队要“用最大力量,进行渡江作战准备”。在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桐城中学二野渡江司令部旧址里,桐城市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宣教科科长王英慧介绍说:“4月17日,刘、邓向西线部队下达了21日开始渡江作战的命令。4月19日,二野首长都来到了桐城进行指挥。”

  根据桐中高干会议的安排,各军都加强了渡江战役的全面准备工作。在解决了渡江船只和水手的问题之后,为了引船入江,各部队在内湖与长江之间还开辟了引水河。安庆地区江北各县都积极行动起来,支援渡江作战。各县县委均成立了支前指挥部,在重要地点设立兵站,广大群众踊跃支前。据不完全统计,安庆各县共为渡江部队筹粮3700多万斤,筹集木船5000多只,抢修支前运输道路220多公里,架桥150多座,组织船工和水手5100多人。

  到4月20日,渡江战役的一切准备工作就绪。人民解放军第二、第三野战军百万雄师跃马陈兵在长江北岸,操戈待发。

  围而不攻,迫敌就范

  4月中旬,第二野战军各兵团先后抵达安庆沿江各县的长江北岸。因安庆守敌工事坚固,强行攻城势必要付出很大代价,在这种形势下,是先解放安庆城,还是先进行渡江战役再解放安庆,成了我军首先需要考虑的问题。二野司令员刘伯承经过慎重考虑,做出了“围敌于城,迫敌就范,积蓄精力,专注渡江”的战略决策。

  为什么不先攻下安庆城呢?87岁的党史专家李银德解释说,“我军考虑的还是为了保护古城,尽量不受破坏。敌人只要不妨碍我渡江作战,我们就暂时围而不攻。”遵照刘伯承司令员的指示,我军停止进攻安庆,采取了“围敌于城,敌出即打”的方针,以3个团兵之力钳制安庆守军,掩护大部队渡江。

  李银德还告诉我们,围城期间,解放军为了使古城及城内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免遭战火,积极通过各种渠道反复向守城的国民党军队做政治宣传和策反工作,以达到和平解放安庆之目的。尽管安庆城防司令部司令吴中坚迷信国民党桂系军队有扭转战局的希望,仍坚持反动立场,但其部属早已人心浮动了。而且,在我军强大军事威慑和政治攻势下,安庆民盟、农工党及各界人士积极为我围城大军搜集情报,宣传中国共产党和人民解放军的政策,发动和组织工人、学生以及职员开展护厂、护校斗争。

  比如,敌人几次企图闯入五洲公司的仓库、车间,抢劫面粉、拆卸机器,工人在栏杆上装了电网,使敌人无法得手;电厂工人组织巡逻队日夜轮班守护机房,并用停止供电、不给装路灯等办法,抵制敌人的破坏行动;为了保证解放军入城后的城市安全和电话畅通,邮电工人将过江的水底电话线移置到下游,在原处装一个伪目标迷惑敌人……这一切,对保护历史文化名城、胜利解放安庆都起到了重要作用。

  4月21日至22日,二野各部以摧枯拉朽之势在安庆沿江各县强渡长江成功,安庆守敌吴中坚处于绝望之中。4月21日上午10时,安庆守敌开始弃城,分批向南岸逃遁。晚上10时,吴中坚率部队弃城南逃,城内仅有自卫团3个连计300余人兵力。4月22日下午6时,我军向城内兵分几路发起总攻,一路攻北关,一路攻西关,一路直插江边,还有一路首先攻占了棋盘山。双方激战到午夜12时,消灭了大部分守城之敌。

  最后,城内只剩下国民党怀宁县长钱镇东所率的自卫团100多人。而在这之前,我军已对钱镇东进行了策反,当大军兵临城下时,他立即率部投诚,接受改编。这样,在4月23日凌晨,中国人民解放军安庆市军事管制委员会、中共安庆市委、市人民政府等军政机关及所属人员分别由集贤门、枞阳门整队入城,一举解放了安庆古城。

  古城解放,人民新生

  1949年4月23日,满目疮痍的古城安庆回到了人民的怀抱,市民齐集路旁,燃放鞭炮,欢庆解放。

  安庆市著名的文史学者张健初精心收集的解放初期《安庆新闻》、《安庆日报》中,刊载了许多有关当年大军进城的报道。“4月23日凌晨,渐近渐远的欢呼声,预示着安庆解放了。”“4月23日,天刚蒙蒙亮,街道两边到处都是夹道欢迎的群众,解放军步兵、骑兵队伍雄赳赳气昂昂挺进安庆城……”“古老的安庆解放了,大街小巷贴满了欢庆胜利的标语,人们高呼:‘欢迎解放军’‘中国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等口号,欢庆的鞭炮声此起彼落。”第一批随大军进城的士兵张强,在当天的日记中也记录下了当地老百姓喜悦的心情:“吴姓老太太和我们亲如家人,告诉我们,国民党土匪开始抢东西了,幸好你们来得快,老百姓得了安全。”

  “解放军进城时,就从我家门口过。”今年84岁的杨振媛老人回忆说。可是,因为当时不知道是什么部队,她和家人只敢从门缝里偷偷往外看,直到解放军走了才敢打开大门。70年前,林玉珍老人只有6岁,不谙世事的她见家中窗户被窗纸糊得严严实实的,调皮地用手指点破一个小洞,好奇地往外张望。“母亲不知道是解放军进城,还像当年日本兵进城一样慌慌忙忙地使劲往我们脸上抹锅灰呢。”林玉珍笑着说,知道是人民的队伍解放军后,母亲第一件事就是端来一大盆清水,让孩子们赶紧把脸上的锅灰洗干净。

  而据党史资料记载,我部队和机关入城伊始,便认真做好城市接收工作,稳定、维护社会秩序,尽快恢复和发展生产,逐步清除了旧制度的影响,建立和巩固了人民民主专政的新制度、新章程。自此,获得新生的安庆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为新中国的繁荣富强始终不渝地努力奋斗着。

  如今,经过励精图治,2018年安庆地区生产总值突破1900亿元,财政收入达到308.9亿元。2019年7月,中国海关总署公布2018年“中国外贸百强城市”,安庆市进入“外贸结构竞争力”前30强。

 

     来源:合肥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