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今天是:

花山尖下忠烈祠

发布时间:2020-08-25 浏览次数:

  汽车驶上潜、太交界的乡间公路。几年前的一个盛夏,我来到潜山市黄铺镇湖墩村的梅树嘴。湖墩村在撤区并乡前属牌楼乡,与太湖小池镇的银珠塔、黄泥包接壤。由村负责同志当向导,直奔该村境内的花山尖。80年前,这里与侵华日军展开的那场死亡枕藉的战斗,在满目青葱中显得那样遥远。听说来了解这段史实,当年健在的徐金河、郑英等老人,早早来到山边迎候。

  徐金河是目睹当年那场血战的幸存者之一。老人回想起当年,眼睛立刻亮了起来,说话的声音也高了许多。他指着不远处的山说,这花山尖,是“潜太之边境,怀望之要冲”。别看它不是崇山峻岭,但在平畈上,一山突起,居高临下,地势险要,战时是个制高点。那一年的4月,这里就“跑鬼子反”了。乡邻拖儿带女,牵猪赶牛,躲进水吼山里避难。5月中旬,日本第六师团波田支队步兵先锋队,到了离花山尖不远的石大屋、叶屋一带驻扎,企图取道花山尖,到湖北黄陂汇攻武汉。当时,国民党陆军一三八师四一二团某营营长曹潘润奉命率部驻守花山尖。曹营长就住在我家。他是陕西人,50岁上下,四方脸,个子高高瘦瘦的。那些日子,他趁鬼子立足未稳,带领士兵挖战壕,筑掩体。晚上,召开会议,做战前动员,部署火力。

  5月24日刚吃过早饭,一声炮响,震得山野回音。日军向坚守在花山尖的国军开炮。一时间,步枪声、机枪声、炮声大作,炮弹炸得花山尖沙石横飞,硝烟弥漫。

  穷凶极恶的日军兵分三路,一路由太湖芝麻地由南至北攻正面,一路沿牌楼河而上,从背面进攻,一路从中路进攻。日军凭借武器先进,用密集的炮火疯狂向花尖山轰击,尔后三路同时向山上蠕动。守军一次次抖落身上的尘土,猛烈还击,打退多次冲锋。鬼子在阵地前丢下一片尸体,侥幸活着的从半山腰往下滚。输红了眼的鬼子,急忙从潜山县城调兵增援。战斗中,曹营长数处受伤,流血不止,仍咬着牙坚持指挥战斗。第二天,守军四面被围,死伤惨重,所剩弹药,都集中在三挺守关口的机枪旁。我方使用的是德国“马克沁”水冷枪,枪管打红了,需要不断泼水冷却,而水只有山下的河里才有,几次派人下山取水都饮弹身亡。这时,一位驼背的士兵毅然请战,去山下抢水。只见他动作敏捷,穿过耳边呼啸而过的子弹,艰难地在陡峭的山路上爬行。当他装满一桶水跌跌撞撞地回到半山腰时,不幸被狙击手击中。敌人没有听到枪声,断定是枪管受热变形,再也不能用了。于是,他们叫嚣着爬上山来。“弟兄们,跟小鬼子拼了!”曹营长端起刺刀冲向敌阵。这时,能与他一起拼杀的人已经不多了,山上响起了呐喊和惨叫声。渐渐地,枪声疏落了。全营372位军人的生命戛然而止。凶残的敌人,还砍下了曹营长的头颅丢在山上。

  农历7月,乡亲陆续回家。大家含悲忍泪,将满山遍野的遗体收殓,有的开始腐烂发臭。大伙从身边的手枪套、衣袋里的营长符号判断,将曹营长和阵亡士兵的遗体草草安葬。

  为了缅怀为国捐躯的曹潘润营长及士兵,那些年,徐金河带头拿出自己的积蓄,发动四下乡邻捐款4万多元,修了通往花山尖的公路,架了花桥,盖了路口亭,建了忠烈祠。

  忠烈祠背靠花山尖,两进四间,近百平方米。虽是土砖小瓦,也还不俗,收拾得井井有条。四周墙上,张挂着“忠烈千秋”、“保家卫国”的匾额,守门的不是哼哈二将,而是两名士兵模样的塑像。正中供曹营长真人大小的塑像。他端坐着,头戴大沿帽,仍作军人打扮。在场的几位老人说,曹营长在这一带,男女老少无人不知。“抗倭寇洒热血为国牺牲精神不死,保群众显英灵佑民幸福忠魂如生”。原本出于敬慕,现在又添上了一层信仰的釉彩。于是,这位抗日军人就在香烟缭绕中,开启了他的仙家岁月。

  在徐老的引导下,沿着山间小径,来到修葺后的曹营长墓地。当年的石碑字迹漫漶不清,重立的石碑高大庄重,碑文醒目。“花山鸟鸣空谷幽深藏瑞气,山清水秀峰峦环绕护忠魂。”墓柱联倒还贴切,也有些文气。

  如今,登上花山尖俯瞰全村,平坦的乡村公路缠绕其间,村民新建的别墅楼房夹杂在古老的民居之间,家家户户炊烟袅袅,有一种别样的美感。花山尖树木葱笼,犹如一座屏障,呵护着这片充满生机的土地。

  (通讯员 黄骏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