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今天是:

烽火岁月 不屈战歌——安庆军民浴血抗战保家卫国

发布时间:2020-09-03 浏览次数:

                       

                              位于206国道旁的铁铺岭战斗遗址纪念碑。

  2020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1931年,日本军国主义悍然发动九一八事变,开始了蓄谋已久的侵华战争,从那时起,抗日救国的烽火迅速燃遍全国。1937年7月7日,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中国人从此奋起进行全民族抗战。

  在安庆地区,正面战场上,中国军队节节抵抗,歼敌数千;敌后战场上,新四军第四支队等部游击作战,奇袭日伪;民众抗战中,各救亡团体、各抗日根据地,不分男女老少,万众一心齐抗日……

  75年前的伟大胜利,浸透着无数仁人志士的鲜血与生命,开辟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光明前景。

  再回首,铮铮铁骨斑斑血,历历在目;看今朝,朗朗乾坤山河阔,换了人间。

  1938年的中国,烽火漫天。占领南京的日军早已盯上了武汉。

  武汉,地处中国中部,东接苏皖,西邻巴蜀,南连湘粤,北毗豫冀,平汉、粤汉铁路和长江、汉水交汇于此,无论是水路还是陆路,这座城市都是当之无愧的交通枢纽。加上1937年11月,国民政府一些重要部门从南京迁至武汉,这让武汉的战略地位显得极为重要。

  而安庆地区(时属第五战区)交通便利,建有机场,因日军护卫战斗机续航力原因,对安庆觊觎已久。日军大本营曾下令海军“可先攻占南京上游的安庆”作为进攻武汉的前进基地。

  正面战场节节抵抗

  “当时,日军认为速战速决攻占武汉能迫使当时的国民政府签订城下之盟。”中共安庆市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主任徐舒媛说。

  1938年5月,日军大本营陆军部计划南北两路夹击武汉,一路为华中派遣军主力沿淮河进攻大别山北面地区,另一路沿长江向西夹击,企图一举攻占武汉。

  大军压境。迫不得已的情况下,蒋介石下令炸毁黄河大堤,滔滔黄河水一泻千里,切断了日军沿淮河的进攻路线,因此,长江沿岸成为进攻武汉的主要方向。其时,地处长江下游北岸的安庆地区,成为阻击日军西进的最前沿阵地。

  6月12日,日军侵占安庆,武汉会战序战正式打响。

  从6月到8月,日军从水、陆两路进犯安庆,在此期间,国民革命军第21、第26、第27集团军及第11、第29集团军一部在正面战场上进行顽强阻击,其中,太湖县境内多起战斗尤为惨烈。

  7月25日,日军兵分两路,向太湖县城进攻。国民革命军第21集团军第31军第138师莫德宏部在太湖小池、刘山铺、东山头、县城等地顽强阻击。战斗异常激烈,138师炮弹用尽,第五战区副司令李品仙即令星夜解运。双方激战至26日正午,县城失守,城内百余守军尽皆牺牲。138师大部退守太湖城西隘路口两侧高地。

  27日晨,日军今村支队向退守城西隘路口两侧高地的138师阵地实施步、炮、空联合猛烈攻击,但在138师步、炮协击下,死守阵地,日军死伤约1600余人。

  在桃铺杨家岭、在城北四面尖高地、在南部龙山宫……138师顶住日军猛烈炮火,坚守阵地。直到30日晨,终因伤亡太大,向湖北英山方面退却。

  从25日到30日,在太湖战场中国军队伤亡3000余人,日军伤亡6000余人。138师给侵华日军第6师团予以重创,由于伤亡过大,日军不得不在黄梅地区进行休整。

  “武汉会战从6月到10月,虽然最后武汉失守,但‘以积小胜换大胜,以空间换时间’,使日军速战速决攻占武汉的战术破灭,逼迫国民政府屈服以结束战争的战略企图并未达到。此后,中国抗日战争进入战略相持阶段,是抗日战争关键转折点。”徐舒媛介绍,武汉会战序战在安庆地区持续了两个月,为中国方面保卫武汉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敌后抗战党旗猎猎

  1937年7月7日,七七事变,卢沟桥畔弥漫的硝烟随侵华日军的铁蹄一路南下,全中国到了民族危亡之际。

  此时,中国共产党以民族利益为重,担负起民族救亡的历史重任,呼吁建立以国共合作为基础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抵抗日寇侵略。

  一周后,7月15日,红28军政委高敬亭致函国民党豫鄂皖边区督办卫立煌,建议举行停战谈判,共同抗日。之后的半个月,历经蛇形岗接头、衙前会商、青天谈判,于7月28日在岳西县九河朱家大屋签订了“停止内战、共同抗日”的协定,首开国共两党进行地方合作抗日的先河,史称“岳西谈判”。

  此后,新四军各部队挺进敌人后方,开展抗日游击战争,与正面战场相互配合,使日军陷入腹背两面挨打的不利局面。

  在安庆地区,一支由红28军和鄂豫边区红军游击队合编而成的新四军第四支队,在安庆抗战史上留下诸多战绩。

  当时的安合公路是日军进攻武汉的重要交通补给线,第四支队在安合公路两侧,积极捕捉战机,神出鬼没地伏击日寇。

  1938年6月中旬的一天,第四支队8团2营奉命在桐城县“北大门”伏击日军,在大关、小关路段设伏后,静待日军入瓮。待日军大部队和后卫排双双进入伏击区域时,营长朱绍清一声令下,2营新四军战士向日军发动攻击。仅10多分钟,便歼敌20多人。9月19日,还在大关,第四支队特务营一部设伏,消灭敌人4人,并夺回一部分被日军掠夺的民间物资。第二天,第四支队直属队再次在大关地段设伏,毙伤敌6人,俘敌3人,毙敌战马10匹。

  灵活主动、速战速决、敌进我退、敌退我追。大小关伏击战、平坦伏击战、范家岗伏击战、棋盘岭伏击战、铁铺岭伏击战……1938年6月至11月,新四军第四支队在安庆地区主动灵活捕捉战机伏击日寇,不断截击袭扰日军辎重车队、迟滞日军交通运输、牵制日军进攻,仅桐城段、怀宁段就进行了大小十几次的伏击战,捷报频传。不仅钳制了日军西犯,还有力地配合、支援了国民党军队,提振了军威,鼓舞了安庆地区军民抗日的决心和信心。

  徐舒媛介绍,除新四军第四支队在安合公路沿线伏击之外,新四军三支队挺进团北渡长江,开辟桐东抗日游击根据地;新四军七师、五师抗击日伪……全民族抗日战争时期,安庆地区新四军抗击日伪大小战斗70余次,击毙日伪军1100余人,缴获多种武器1300件,捣毁日伪据点30个。一面面党旗在安庆地区高高飘扬。

  星火燎原全民抗战

  抗战,从来不止在战场上。在安庆地区,中国共产党在敌后战场奋力搏杀的同时,革命的火种早已以各种形式播撒开来。

  1937年11月,由爱国青年学生组成的抗日救亡团体——安徽省抗敌后援会各县流动工作队在安庆组建。12月6日,在安庆天台里一间不起眼的屋子里,各县流动工作队队员集聚一堂,他们举手宣誓,并在早早准备好的“保卫大安徽”的横幅下拍照留念。之后,便开赴皖西大别山区,开始了长达4个月的抗日救亡宣传活动。

  一块空地就是他们的戏台,一张报纸就是他们的传声筒。在宣传活动期间,各县流动队通过排演街头剧、糅合地方戏曲演戏、演讲、画漫画、出报等方式,把抗日剧演给群众看,把道理说给群众听,把前方战报、国情大事抄录给群众读……多种多样、生动活泼的宣传方法,把“中国共产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思想传得更远更广。

  1939年下半年至1940年初,桐怀潜笼罩在一片白色恐怖之中。面对逆流险境,中共桐怀潜中心县委在桐西蒋铁乡望狮岭华家祠堂召开第一次党员代表会议,做出决定:发展抗日武装力量,建立抗日游击根据地。

  历史的转折由此开启。从此,安庆地区党组织的发展进入了一个崭新的阶段。

  一支游击队20余人,从8支驳壳枪和4箱子弹开始,通过不断自筹枪支、收缴枪械,这支由桐怀潜中心县委组织的游击队成为独立自主的抗日武装——新四军江北游击纵队特务大队第二连。自此,安庆地区党组织有了完全属于自己的第一支抗日武装。之后,中心县委和队伍由桐西转移到桐东,开始了桐东抗日游击根据地的初创工作。

  抗战期间,包括桐东在内,新四军在安庆各地先后建立了各种形式的抗日游击根据地8块,县级抗日民主政权4个,区、乡政权29个。根据地总面积3450平方公里,人口达70万人。

  在中国共产党提出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战略方针指引下,安庆各县人民踊跃参加新四军,全力支援新四军抗日,成为新四军的坚强后盾。

  “坚持维护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是抗战时期中国共产党一直高举的伟大旗帜。根据地‘三三制’政权发挥了人民战争的威力,聚集起一支困不死、打不散、压不垮的中华民族的中坚力量。”徐舒媛说。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9月初,国民革命军第48军在军长苏祖馨带领下开进安庆,正式接管安庆的城防事务。自此,安庆彻底从日军铁蹄下解放出来。(全媒体记者罗少坤 摄,全媒体记者 常艳;此文转载于2020年9月3日《安庆日报》)